学术交流ACADEMIC EXCHANGE

游览须知VISITING

1、5月1日—10月31日 每周二至周日9:00-20:30,19:30后停止进馆。2、11月1日—次年4月30日 每周二至周日9:00-20:00 19:00后停止进馆。3、每周一(法定节日、小长假及黄金周除外)、除夕、正月初一闭馆。

咨询电话:028-62915593

进入详情

网上预约ONLINE BOOKING

进入详情

猪八戒、玉帝、财神……道教石窟里的诸神之国 < 返回

成都博物馆藏道像(南北朝)

       成都鹤鸣山是道教发源地,道教对中国文化影响深远,也是天府文化之于中国文化的独特贡献。中国道教石窟大多分布于四川、重庆地区,比如绵阳西山观,仁寿坛神岩,丹棱龙鹄山,大足石门山、舒成岩、南山,洪雅苟王寨,巴中朝阳洞、龙潭子……
      道教石窟不仅改写了“道本无形”的历史,也开启了一扇走进中国文化的大门,元始天尊、太上老君、玉皇大帝、真武大帝、文昌帝君、财神,中国人熟悉的道教神祇,在岩壁上一一显露真容。
剑阁鹤鸣山长生保命天尊(唐)

剑阁鹤鸣山六丁六甲(唐)

 01
扑簌迷离的元始天尊
      民国3年(1914),一支由法国人色伽兰率领的探险队从京师启程,踏上了为期8个月的中国西部考察,并于同年初夏抵达绵阳。色伽兰来到城西的西山观,当时寺观倾颓,他在后院找到了几十龛石窟。此前,色伽兰曾在洛阳龙门、广元千佛崖做过停留,他认为眼前的西山观同样是佛教石窟,但“体范奇异”,前所未见。当时,没人能解答他的问题,色伽兰带着满腹疑问离开了西山观。
      这位见多识广的法国才子可能没想到,在古老的中国,不仅佛教开凿石窟,道教也是有石窟的。西山观大多是道龛,斑驳的岩壁上“大业十年”的题记犹存。大业是隋炀帝杨广的年号,大业十年为614年。
      天尊,是道教神阶最高的神仙,道教有元始天尊、灵宝天尊、道德天尊、长生保命天尊等等,又以元始天尊的地位最为尊贵,是道教第一尊神。《封神演义》第八十一回《老子一爇化三清》,截教通天教主摆下诛仙阵,杀气腾腾,阴云惨惨,就在众仙家一筹莫展之际,元始天尊坐九龙沉香辇从天而降,只身一人闯入诛仙阵,并与太上老君、准提道人、接引道人一起破了此阵。自此,元始天尊的道行也被渲染到了极致。
      元始天尊虽然位列道教众仙之首,其来历却甚为模糊。道教在创立初期供奉太上老君,以《道德经》五千文为经典,南北朝时,元始天尊才出现在道教典籍中。葛洪的《枕中书》记载:“天地日月未具,状如鸡子,混沌玄黄,已有盘古真人,天地之精,自号元始天王,游乎其中。”盘古是中国古代开天辟地的神话人物,元始天王或许是在盘古信仰影响之下出现的。这个元始天王,即为元始天尊。
      此后,道教又出现了太上道君(又称灵宝天尊),与元始天尊、太上老君(道德天尊)并称“三清”,他的来历更是云里雾里。学术界普遍认为,“三清”的产生,可能受到了佛教“三世佛”的影响,佛教有三世佛之说,即过去迦叶佛、现在释迦牟尼佛、未来弥勒佛,供奉在大雄宝殿很是气派,道教只供奉老君,未免显得有点孤单,加上元始天尊、灵宝天尊,便气派多了。
02
太上老君的唐朝“子孙”
      隋唐之际,伴随石窟艺术在中国的普及,道教石窟数目也增多起来,眉山市丹棱县龙鹄山,便是唐代道教造像的精品。龙鹄山山形如刀砍斧劈一般,横亘在荒野之中,40余龛唐代造像就雕凿其上,日复一日的风吹雨打,造像面庞渐渐模糊,蜘蛛在龛口布下一张张天罗地网,网的这头,是现代;网的那边,是唐朝。
       第5龛“太上老君与真人龛”是龙鹄山少有的保存完整者,老君头束高髻,浓眉大眼,浓密的胡须垂在胸前,静坐在三脚夹轼中(古时一种坐具),俨然一位年事已高的老者。
魏文朗造像碑(南北朝)
      南北朝时地位极高的元始天尊,唐代数目大为减少,太上老君成为主流。天尊与老君的嬗变背后,其实隐藏着深厚的政治密码。太上老君姓李名耳,唐朝便是李家王朝。民间传说唐高祖李渊每每在战场上处于下风时,太上老君便派出神人前来相助。
      唐朝历代君主皆视老君为祖先,建寺立观,不断加封尊号,唐高宗李治封老君为“太上玄元皇帝”,唐玄宗李隆基时封号已加为“大圣祖高上大道金阙玄元天皇大帝”。唐玄宗还大量制作老君图像颁布天下,亲自注解《道德经》,令天下士庶人家藏《道德经》一本。那时候,无数太上老君的图像在唐朝的每一个郡县流行,成为石匠手中的新样式,京师州城、名山幽谷中,似乎都弥漫着浓厚的香火气,走在县城的大街小巷,你几乎能听到每个书生诵读《道德经》的声音。
 
安岳玄妙观救苦天尊乘九龙(唐)
      在唐玄宗不遗余力地推动下,太上老君成为唐代最流行的道教题材,几乎散布唐朝的每个郡县。安岳玄妙观的太上老君龛高2.8米,宽2.5米,是迄今发现的最大一龛。老君慈眉善目,长须及胸,右手持蒲扇,趺坐在三层仰莲瓣上,胸前有一只三脚夹轼。老君两侧各有一真人,头戴莲花冠,身着宽袖大袍,双手持笏站在莲台上,真人两侧又各有一女真。老君周围排列着十二个护法神,它们是道教神将“六丁六甲”。
03
玉皇大帝的逆袭之路
      宋代道教石窟以重庆市大足区石门山、舒成岩、南山最为精妙。石门山有一龛玉皇大帝造像,柳叶眉、丹凤眼,颌下一缕长须,头戴冕旒,身着圆领长袍,双手捧玉圭。玉皇大帝可是中国人熟悉的神灵,《西游记》中,他掌管天地人三界,统率日月星辰、山川河流,托塔李天王、四大天王、王母娘娘等都是他的属下。
大足舒成岩玉皇大帝(宋)
      道教此前一直以“三清”为尊,玉皇大帝这位唐宋年间才出现的小字辈,为何逆袭成了天庭主宰?其实,玉皇大帝的产生,是民间信仰与国家意志联合推动的结果。在中国古人心目中,天与上帝是一体的,先秦文献中常称天为帝、上帝、皇天、昊天上帝等,古代帝王祭祀上帝,其实就是祭天。道教恰恰也有一位叫玉帝的神祇,他是元始天尊属神,在《真灵位业图》位列右位第十九神阶,仅仅是个跑龙套的角色。
      也许是玉帝的称呼很是文雅,文人雅士常常以玉帝入诗,代称天帝。唐代诗人李白、杜甫、韩愈、柳宗元、元稹常在诗文中吟咏玉帝。久而久之,传统信仰中的天帝和道教神祇中的玉帝逐渐合二为一。
      唐代皇室奉老子为祖先,为了消弭老子影响,宋朝皇室不遗余力推崇玉皇大帝,玉帝由此正式成为国家奉祀对象。宋朝帝王大多崇信道教,又以宋徽宗最甚,他就是历史上著名的“道君皇帝”,史书记载他常梦中与玉帝相见,后来干脆把玉帝与传统奉祀的昊天上帝合为一体。

  

1、大足石门山三皇(宋)
2、大足石门山东岳大帝宝忏经变(宋)
3、大足舒成岩三清(宋)
      宋徽宗后,中国历代帝王对玉皇大帝并不感兴趣,重新供奉昊天上帝,然而在民间,玉皇大帝信仰却生根发芽,成为老百姓最信奉的道教尊神。或许因为,中国自进入封建社会以来,皇帝一直是最高统治者,百姓下意识地认为道教也应该有位统治者,如同人间皇帝一般一般掌握着天庭,并逐渐演化出以玉帝为中心的庞大神系。
      玉皇大帝龛门口有两个半裸上身、青筋暴露的神将,左边的“千里眼”眼睛硕大,瞪得如铜铃一般;右边的“顺风耳”全神贯注,似乎正聆听着千里之外的动静。《西游记》第三回“四海千山皆拱伏  九幽十类尽除名”,龙王、冥王到玉帝处告状,“千里眼”“顺风耳”才道出齐天大圣原来是“三百年前天产石猴”。“千里眼”“顺风耳”出现在龛门,暗示玉皇大帝洞察世事,明察秋毫。
      石门山深处有个三皇洞,猪八戒的“前生”天蓬元帅就藏身其中。贬下凡尘前的天篷大元帅,那可是威风八面:身披铠甲,头戴高冠,三面六臂,上两手托日月,中两手持宝铎、宝镜,下两手持剑与方天画戟。天篷与天猷常作为护法神成对出现,天猷副元帅三面四臂,怒目相向,观者无不毛骨悚然。
      宋代道教神仙谱系已臻完善,诸如紫薇大帝、东岳大帝、淑明皇后、三百六十感应天尊、雷公电母、风伯雨师也被纳入道教谱系。宋代造像已是地道的中国审美,石门山的文官造像面容清秀,丹凤眼微睁,柳叶眉上挑,超凡脱俗的仙家风范扑面而来,形成了中国人独特的审美。
04
因科举而兴的文昌帝君
      明朝建立后,中国道教造像的风格、题材再次发生变化,明代道教石窟散见于四川洪雅、巴中、安岳等地,而又以洪雅苟王寨最为典型。
      苟王寨山势峭立,石崖峥嵘,道教石窟在苟王寨最深处,岩壁下方有侧题记,划成几个长方形小格,格中有字:“梓潼帝君、玄天上帝、天地水三官、玉皇上帝、东岳圣帝”。
      玄天上帝身批金锁甲胄,外罩长袍,杏眼微睁,柳眉上挑,仪态威严肃穆。玄天上帝,也称真武大帝,在中国古代神话中,北方玄武与东方青龙、南方朱雀、西方白虎同为四方之神。玄武汉代常被塑造成龟蛇缠绕的动物形象;北宋时期,玄武避赵玄朗之讳改称真武,并逐渐被人格化,宋朝士兵常在军营中看到它现身,当时的宋朝在与辽、西夏的作战中一直处于下风,真武大帝也由此被视为军队的保护神。
洪雅苟王寨真武大帝(明)
      明建文元年(1399),燕王朱棣起兵“靖难”,从建文帝手中夺走皇位。朱棣时常跟臣子说举兵“靖难”时得到真武大帝相助,籍此暗示“靖难”是真武大帝授意的。在他推动下,真武大帝一跃成为明代最流行的道教尊神,民间甚至传说真武大帝的形象就是以朱棣为原型塑造的——它作为明成祖的影子,在帝国的每一寸土地上流传着。
      真武大帝旁边,有个大腹便便的文官,头戴乌纱帽,身着朝服,腰系玉带,他是“梓潼帝君”,也就是中国人熟悉的文昌帝君。文昌本是星名,亦称文曲星或文星,是主管文运功名的星宿,而它摇身一变为道教的文昌帝君,则源于四川梓潼七曲山。东晋宁康二年(374),蜀人张育起兵反抗前秦,最终兵败被杀,后人在七曲山为他建祠;当时七曲山上还有座梓潼神亚子祠,这两座祠离得很近,久而久之后人便将它们合称为张亚子。
      元延佑三年(1316),元仁宗敕封张亚子为“辅元开化文昌司禄宏仁帝君”。于是,张亚子与文曲星合而为一了,它逐渐取代了其他科举之神,成为中国各地共同信仰的科举功名之神,这是道教拿捏中国人心理的一大杰作。
      由于掌管着读书人梦寐以求的功名利禄,文昌帝君一直是受中国人欢迎的道教尊神。直到今天,四川、重庆的学子还要去梓潼七曲山大庙祭拜文昌帝君,期许考个好成绩,高考前夕,山中游客如织,香火终日不绝。
洪雅苟王寨文昌帝君(明)
       明代也是中国道教神系大发展的时期,中国历史上的许多武将、诗人、工匠、画家被纳入道教神系,甚至连佛教的观音也披上了道袍,被誉为“慈航真人”。各行各业还出现了行业神,如木工拜鲁班,药商拜孙思邈、华佗,戏班子拜田元帅。在这种浓厚的道教氛围影响下,明代神魔小说极为发达,出现了《西游记》《封神演义》这样的经典名著,尤其是《封神演义》,将中国历代流传的道教神仙做了一个大梳理,以通俗文学的形式影响了一代代中国人。
05
最受国人欢迎的财神
      巴中朝阳洞庙依山崖而建,是“湖广填四川”中迁徙而来的刘氏家族主持开凿的,刘氏康熙年间入川,几代人筚路蓝缕,最终在四川立足,那些大大小小的龛窟成为他们在异乡的精神支柱,堪称清代道教石窟的代表作。朝阳洞现存道教石窟20余龛,药王、华佗、关公、财神等与老百姓息息相关的神祇成为道教石窟的新时尚。
      财神赵公明怒目圆瞪,长须及胸,身着铠甲,手持钢鞭,骑在黑虎之上。这位道教尊神虽然品阶不高,却掌管招财进宝,与世人的利益可谓息息相关。
      赵公明早期形象并不光鲜,甚至有些可怖。晋人干宝的《搜神记》记载,散骑侍郎王祐一日听到门外有人造访,称上帝派遣三位将军到人间征兵,自己是赵公明将军属下。王祐才想起民间有上帝派遣三将军各率领群鬼到人间取人之说,其中一位便是赵公明。
      赵公明虽然法术高强,却极少被单独供奉,经过神魔小说《封神演义》的渲染,这才变成一位家喻户晓的人物。幼时读《封神演义》,印象中截教的神仙大多没甚本事,最厉害的就属赵公明了。《封神演义》第47回“公明辅佐闻太师”,赵公明一鞭将姜子牙打得半死,将哪吒打下风火轮,力战黄天化、杨戬、雷震子,也不落于下风。
      姜子牙灭商后主持封神仪式,将赵公明封为“金龙如意正一龙虎玄坛真君”,手下有“招宝天尊萧升”“纳珍天尊曹宝”“招财使者陈九公”“利市仙官姚少司”四位神仙,专司迎祥纳福、商贾买卖,赵公明也就成了名副其实的财神。
       赵公明为武财神,道教还有文财神。文财神的说法不一,有说是《封神演义》中大臣比干,他因谏言商纣王,为妲己所不容,妲己称身体有疾,需得比干的七巧玲珑心入药,民间传说他因无心,故能偏袒无私,这才被封为文财神。流传最广的文财神则是李诡祖,它是玉皇大帝帐下的太白金星下凡,专管天下金银财帛。旧时年画之上,李诡祖头戴朝冠,身穿红袍,面带笑容,左手执如意,右手执聚宝盆,上书“招财进宝”四字,它与“福”“禄”“寿”与喜神一起,统称福、禄、寿、喜、财。
大足宝顶山财神赵公明夫妇(清)
      时至清代,道教谱系也发生了诸多变化,诸如财神、药王、关公、土地等逐渐流行,这些“实用性”更强的神祇,迅速占据了道教造像的主流,求财富,求子嗣,求健康,求婚姻,求丰收,求雨水,道教与老百姓的关系愈加亲密起来。在中国人的日常生活中,道教也几乎无处不在,从一年的正月到十二月,几乎月月都有道教神祇的节日,比如正月初二祭财神,正月初九祭玉帝,正月十五上元节祭天官,二月祭土地,三月祭城隍,五月祭关公,六月祭二郎神,七月祭魁星……从新春伊始到岁末,道教悄无声息地融入中国老百姓的生活,写下了一篇篇充满世俗味、人情味的传奇。
06
道教石窟 中国文化的影子
      从南北朝、隋唐,直至明清,道教石窟艺术在中国流传了一千多年,那些风格各异、题材多变的石窟,打开了一扇走进道教的大门,也勾勒出道教在中国历代王朝的盛衰春秋。
      有人或许有这样的疑问,今天,道教离生活越来越远,关注道教石窟,了解道教,对我们的生活还有影响么?
      答案是肯定的。重庆大足石门山雕刻的玉皇大帝、天蓬元帅、千里眼、顺风耳,是《西游记》《封神演义》中的人物,这些古典名著几乎是每个中国人的启蒙读本。四川仁寿县坛神岩,并列真人龛女真人的微笑,唤起了儿时听过的七仙女、柳毅传书故事;四川省巴中朝阳洞,迁徙而来的移民在这里开凿了财神赵公明,而正月初五这天,微信朋友圈中转发着迎财神的信息,希望它能带来财富与好运。

   

上:大足石门山三皇洞天猷副元帅(宋)
下:大足石门山三皇洞文官像(宋)

      这些琐碎的生活细节,暗示着道教只是变得陌生,却从未远离,它以一种隐秘的方式,存在于我们的生活,乃至精神世界,代代传承,源远流长。鲁迅先生曾说,中国文化的根柢全在道教,今天,寻访那些古老的道教龛窟,了解古老的道教神灵,便不啻于对中国历史与传统的回眸。

萧易
       广西师范大学2018年1月出版的新书《知•道——石窟里的中国道教》,写到了成都博物馆馆藏的一尊造像,出土于成都西安路:主尊头顶挽髻,戴莲花冠,身着褒衣博带式袍服,宽袍广袖,双领下垂,胸前有兽足凭几,左手持塵尾柄,右手轻握塵尾,拇指在塵尾后。台座四角雕有侍者与童子,侍者头顶挽髻,身着交领宽袖长袍,双手持笏于腹前;童子头上挽有双髻,右手捧一黑色罐于胸前,左手置罐上——这是首次发现的南朝道教造像,后被命名为一天尊二真人二童子像。
广西师大出版社《知•道》

作者:萧易
绘图:金磊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