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交流ACADEMIC EXCHANGE

游览须知VISITING

1、5月1日—10月31日 每周二至周日9:00-20:30,19:30后停止进馆。2、11月1日—次年4月30日 每周二至周日9:00-20:00 19:00后停止进馆。3、每周一(法定节日、小长假及黄金周除外)、除夕、正月初一闭馆。

咨询电话:028-62915593

进入详情

网上预约ONLINE BOOKING

进入详情

讲座实录|天马西来:成都与丝绸之路 < 返回

主持人:(成都是)中国西南著名的南方丝绸之路的起始点,同样也是古代丝绸之路路网当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在先秦时代,与中亚南亚进行交流沟通;盛唐时代,成都更是成为西南地区最大的国际中心城市。“扬一益二”,这里的“益”就是说的成都。历史考古学当中也留下诸多实物证据,比如丝绸、漆器都讲述着丝绸之路与成都的渊源。让我们掌声有请霍巍教授。

霍巍:感谢今天在座的各位朋友、各位嘉宾,利用周末的一个下午,来听取一个故事,这个故事的题目,我们横眉上的的题目稍微有点改变,我用了比较(有)文学意义的词,天马西来。我觉得“一带一路”现在谈得比较多,天马西来是对今天展览相互回应。成都博物馆有这么一个非常好的展览,就是阿富汗的黄金展,前一段参观这个展览的时候,就给我提了一个要求,这么一个展览跟成都有什么关系。我觉得关系很大。为什么呢?当中的一些展品跟丝绸之路有关系,而丝绸之路从它开通到(形成)整个丝绸之路,我们文物的反映,都反响着成都它虽然远在中国西南,但是(与)中亚地区是(有)文化交流。刚才主持人已经把要点讲得非常清楚。所以今天下午我会利用一个半小时左右时间,从一个特定的观察视角,就是从考古文物的视角,来谈一谈这个展览跟我们的关系,成都跟丝绸之路有什么关系,天马跟汉代的信仰体系有什么关系。下面开始我的讲座。

首先,我请大家看两个照片,这个照片是最近我在网上看到的,“九天开出一成都”,这一定是一个没有雾霾的夕阳西下的时候我们拍到的成都。看一下崇山峻岭围绕着一块盆地,这个盆地就是我们生活着的成都。我不知道今天有多少人学习生活在成都的,如果你们长期生活在成都,在雨过天晴之时我们是可以看到这样美妙景色的。所以古人诗句里面,“窗含西岭千秋雪”,这样的文明有什么样的文明?生活在这里的人民拥有的气质是什么样的气质呢?一千人看成都有一千个答案,举例来说,我在这里讲到诗词的时候,这是李白的诗,它的题目就叫做《上皇西巡南京歌》,唐玄宗怀着悲愤的心情,也到成都了。成都给他的印象是非常美的,不仅他可以看到,李白也可以看到,李白在这个诗里面(说):“九天开出一成都,万户千门入画图”。他是(以)一个中原人士的眼光在观察成都。我想“九天开出一成都”是讲成都的地理环境,虽然是在九天之外——我们同时还有“蜀道难,难于上青天”这样的诗句——事实上成都作为天府之国,一定在唐人的印象中,也非常牢固。是不是只有唐代才有这么一个概念呢?我认为不是,请大家看,这(表现的)是东汉的说唱与乐舞曲,左边较大的叫做说唱俑,旁边这个是乐舞俑,这样的只有四川有,别的地方没有。我们(在)其他地方看到的陶俑是带有仪仗的陶俑。生活在汉代成都的人们,已经有轻松幽默的情趣,跟今天的成都实际上是暗合的。再看今天的成都,我们打打麻将,水中打麻将,有何不可?这张照片不是搞笑的,说明一个问题,天府之国的人们有特定的气质,包括他们的生活态度。是什么给他们这样一种生活的乐趣、力量?我认为跟成都非常优越的自然环境是分不开的。正是因为有优越的自然环境,成都就自然成为我们长江上游(的)一个文化重镇。所以,我把前面的几张图片作为一个引子,引出的问题实际上要重点谈的(是),成都绝不是一个封闭的天地,成都跟丝绸之路之间的联系并不是千山万河的隔阻。大家看这张照片,是鸟瞰图,圆圈的上面就是一个小小的盆地,那个就是成都平原,这个平原你看一看,实际上在地理环境上,跟我们西北的河西走廊,跟西藏高原东部的横断山脉这两大走廊之间,实际上是相间其间。这里就是我们讲的河西走廊,这是就是我们讲的横断山脉,这两个走廊恰恰有个特性,河西走廊是从东西向展开,而横断山系大家知道这里有一个大河,山脉的皱褶。什么叫山脉的皱褶?就是当两个板块运动的时候,受到挤压,我们这里就有喜马拉雅造山运动,这里的地势发生了变化。过去东西向的山脉现在都转成了南北向。所以这里可以看到六条江河是从南北方向贯穿。所以成都有一个有利的环境,正好处在两大走廊之间,既可以从东西向,利用河西走廊一直向西,到达印度。另一方面还可以通过青藏高原东部的横断山系的六条江河,形成南北向走廊,这两条走廊就像一对臂膀,把成都平原围绕起来。今天还没有讲它的东面,它还有一条重要的就是江水道,通过今天的重庆、长江,把它跟长江流域联系起来,在它的东南方向,经过今天的云南、贵州、广西,可以跟两广联合起来,所以成都从来不是一个孤岛,这是大家一定要知道的非常重要的,既是地理概念,也是历史文化概念。

接下来第一个问题,有没有考古学的证据能够证明成都与外界、与周边文明已经有所交流呢?我想在讲述这个问题之前,我先给大家一个概念,丝绸之路。今天在座各位都知道丝绸之路,首先想到是一条路,哪个地方是起点,哪个地方是终点,我说这个不对。今天讲的丝绸之路有狭义概念也有广义概念,狭义概念最早(是)由德国的地理学家李希霍芬提出来的,他是地理学家,从地理学再加上丝绸贸易,形成这么一个概念,一直沿用到现在。但实际上这个概念早在李希霍芬以后,甚至以前,我们都可以用丝绸之路这个词来代替。所以丝绸之路这个概念已经成为广义的概念,而且不再是一条路,它是指一种方式、一种途径。就像我们现在讲算法,算法不是一次性算法,是一种程序,一种步骤、一种设计。丝绸之路这个概念同样是一个代称,它指代中国与外界的交通,而且不只是一条单一的路线,它应该是一个网络,这个网络有什么意思呢?有主线,有支线,不同时代有不同的走向,还包括不同的功能,不仅仅是丝绸贸易。所以今天我首先要抛出这么一个概念叫丝绸之路,我们理解的西南丝绸之路也是这样一个代称,以下的讲述才能展开。

先请大家再看一张照片,这张照片跟我们西北方向的丝绸之路就有很大不一样,如果我把这个照片归到西南丝绸之路,它就是西南丝绸之路早期的时代,有羊肠小道,也有江河上面的笮桥,甚至一条绳子,竹子编的绳索。在什么地方呢?就在江河上。可见西南地区的交通方式完全跟别的区域有所区别的。有可能是丝绸之路干线上一个重要的段落,有的时候是丝绸之路的毛细血管。右下角大家看一看,我们过去讲滇缅之路,大体上是这样的盘山路。即使这样,也不能忽略我们先民跟外界交流,就是通过一些简单的交通方式,我们可以突破自然的阻碍,跟外界发生联系。但是遗憾的是,我们过去在讲丝绸之路的时候,比较少的谈到成都,甚至整个中国的西南部都没有被纳入到丝绸之路的线路当中去,什么原因呢?其一是考古发现,其二,我们对丝绸之路的认识还有些问题。我们要纠正这些认识,我们认为必须要从史前时代的西南开讲。史前时代的西南,史前这个概念是什么意思?史前就是指没有文字记载的这段历史,我们有文字记载,大家知道,夏商周,中国文字开始有了。有文字时代我们有文献可以借助,没有文献可以借助的这段历史,都可以叫史前时代。在西南地区而言,那就是我们的三星堆文化、金沙文化,都属于史前文化。这一时期我们跟外界的的情况怎么样呢?首先来谈一谈三星堆,这也是在座各位非常关心的一个话题。

这里我引的著名历史考古学家李学勤的一句话,他说三星堆发现的重大价值还没有得到充分的展现。我们知道一点古代史,上古世界史,特洛伊古城的发现,那都是世界级的发现。所以三星堆的发现,如果我们要选出中国最具冲击力的重大发现,那应该包括三星堆,这是世界级的发现,它的价值和作用,只有站在世界的高度,我们才能认识得清楚。为什么这么说呢?三星堆有什么样的特性呢?有几个特性,请大家注意,第一、权杖。我们去过三星堆的都看到了,它是以权杖代表他的权力,代表他的等级。第二,三星堆文明中有黄金制作的面罩覆盖在青铜器上,对,黄金制作的饰品,你看阿富汗的特性就是黄金啊,三星堆文化具有这个要素。除此之外,它还有高大的青铜人像,还有高大的青铜神树,这些都是它特性的部分。这是我们三星堆出土的黄金权杖,权杖上面还有一组神秘的图案,这组图案至今无解,各有各的看法,上面至少有四个元素,第一有鸟,第二有鱼,第三有一只箭,还有三个人像喜笑颜开。究竟他们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我们没办法说,也不是今天的主题。至少黄金制品来制作这样的权杖,同时上面这一组具有深刻意义的图象,本身就很说明问题。还有青铜的大面具,这就是刚才谈到的黄金的利用,在青铜器的表面,而且是在人像或者神像的表面,这个在我们中国文明的其他现象中,这个情况是很少见的,不是没有,很少,而且这么大型、大规模的出现,那更是罕见。还有高大的青铜立像,还有神树,这里稍微多用几句话讲讲神树。大家看三星堆展览,大家一定要注意,看这个神树,第一它非常高大,第二不止一棵。十只鸟,象征着什么呢?很可能象征着太阳树,大家知道太阳是由鸟承载着,每天早上从东方出发,每天晚上从西方降落。我们有很多描绘,比如说扶桑树,并没有直接用太阳树这个名字,不过有九个鸟站在树枝上,很让我们联想到十日的传说。所以三星堆这个神树,就是太阳崇拜的产物。

这还不是今天讲的重点,我们今天讲的重点,我们三星堆跟黄河流域的文明做一个比较,我们发现体系上是有差别。我们黄河流域看到的文明是以青铜礼器、车马来象征,三星堆文明从体系上缺这个东西。我们说中原文明,刚才我列举的三个主要的在殷商时期,在青铜时代,作为它的礼制,是中华文明重要的部分,作为它的特征,有多少鼎、车马坑,这套东西在我们中原发展过程中看得非常清楚。三星堆迄今为止,这一套没有找到。三星堆更多的就是刚才讲的这些因素。讲到这里以后,我这里要讲一个基本点,三星堆是不是中国文明的一部分?答案是肯定的,大家记住这一点。今天我们讲中国文明是在中国的版图上来讲古代文明,三星堆是中国文明的一部分。有一点,三星堆文明有它的特性,就是在中国文明的早期阶段,它并不是和黄河流域属于一个体系,它有自身的体系。这是第一个要点。第二个要点,今天我们把三星堆放到同时期的文明当中去做比较,我们会看到三星堆文明如果站在更高的高度去审视,它跟欧亚文明之间还是有些可比性的。我们首先看看这个B.C.2000B.C.1000,正好是三星堆最繁盛的时期,这个时期全球有什么样的变化?在欧洲进入了非常重要的发展时期,就是克里克文明时代,这是欧洲文明奠基时期。在非洲呢,旧王国破裂了,新王国兴起,尤其要关注有些号称沙漠王子的喜克索斯人进入了。骑手建立了这个国家,有铁器制造,说明这个世界进入了广泛流动,骑马者在几个大洲都可能穿行,人类活动范围和视野大为广阔。离我们最近的是印度,印度到雅利安文明的时候就进入青铜时代。所以青铜时代的雅利安人已经到了印度。这里就不得不提到一个问题,三星堆跟周边的文明之间有没有交往,有没有可能产生联系。请大家看一看,这是古代西方器皿的立人像,还包括青铜制作,它的传统高大的青铜立像,用黄金、白银制作面具,有一些因素非常接近。甚至在两河流域的传说中,他们的一些帝王可以活很长很长的岁数,这在巴蜀地区,对于巴蜀诸王能够生活的年限,在神话故事也有相通之处。三星堆文明当中,很可能也吸纳了来自中亚、西亚某些文明的要素,但是目前我们缺乏一些中间环节把它联系起来,这是未来考古学要工作的地方。因此今天的三星堆我们有一个基本点,就是三星堆是中国古代文明非常重要的部分,但是有它的特点。在这些特点当中,它应该包含了来自更遥远的文化因素,融入到中华文明的文化体系当中形成。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考古学家们的一个观点,三星堆以后紧接着进入了金沙,金沙遗址玉器是象征,随后也出现了黄金的面罩,也就说明三星堆文明的延续很可能是金沙文明。金沙跟三星堆青铜面具之间可以说惟妙惟肖,极其相似,这个文明是一个大的体系,而这个文明体系,对黄金制品的特别关注,应该讲是跟我们来自北方甚至来自更遥远(地方)的一些部族对黄金制品特别的尊重有关系。因为再往东去看一看,青铜是第一要素,然后是玉器,再次才是黄金。三星堆和金沙里面,青铜器、玉器都有,但是黄金使用范围和功能大大超过了东边的各族文明,所以跟西边的联系很显然要紧密很多。在金沙,我们注意,有一些金片,上面有一些纹饰,尤其是在金带子上表现最突出,这个金带子上,跟三星堆的权杖具有相同的元素,有鸟、有人面像,所以金沙和三星堆文明(的联系)非常密切,其中在黄金制品上,这两个文明之间也有相似的地方。我们注意到,金沙遗址其实我们过多的看到了它的太阳神鸟,其实忽略了它还有跟太阳神鸟相配的代表阴性的蟾蜍,阴阳两性在黄金制品中已经表现得特别突出,这个是出在太阳神鸟附近的代表阴性的蟾蜍,这个就是代表金沙的太阳神鸟,这一点我也同意。为什么?你看它是圆形的,中间有12道,象征着12个月,同时还有四只鸟象征着四季,这是后人对它的解读,(从)整个当时的人们生活的这个状态来看,象征太阳的可能性比较大。日月都用黄金、金箔来制作,这也显明了黄金对于这个文化的特性。讲到这里,对于史前时期,我们有一句话,我们一起来琢磨分享。在三星堆和金沙时代,成都平原实际上跟丝绸之路,跟今天的中原地区,是有联系的。如果没有这个基础,我们看秦汉时期,不会有这么多的例证,加上文献记载,能够反映出成都跟丝绸之路,跟域外文化之间的关联。所以史前时期是一个开创性,三星堆文明是我们的一个关注点,这个可以说是成都跟外界发生关系的早期的一个证据,当然中间还有很多环节需要我们进行复原。

接下来第二个,是今天讲述的重点,这个时期也是今天这个展览相当一部分展品跟我们发生关联的部分。首先请大家看一张照片,有没有人告诉我这是哪里的照片?完全正确,都江堰。讲到这里我非常自豪,在全世界我们的古代文明当中,我们的水利文明可以说是世界著名,而成都的都江堰是最典型(的)。从战国晚期开始兴建,一直到秦汉时期,直到今天。今天我们讲的锦江河,府南河,那都是都江堰创造(的)。我们看看都江堰,我说人类的聪明莫过于此,一条岷江在这里用一个鱼嘴分开,这叫内江,这叫外江,就用这个鱼嘴来调节河水的分配程度,当河水多的时候,大量的水排入外江,汇入岷江正流,只有少量的水进入到成都平原;当干旱时期,这条江把外江的水归拢起来,让它汇入到内江,用这条内江形成灌溉系统,覆盖整个川西平原。所以在农业史上,它就有非常重要的标志,就是农业形态非常稳定。我们讲稳态农业,它不是靠天吃饭,水旱无忧啊。天府之国是怎么来的,就是水旱无忧,就是对水利已经有所掌控。人类最重要的资源,请大家注意,在那个时期,水资源非常重要。所以马克思、恩格斯提出一个重要的方式,人类文明的形成跟水资源有很重要的关系。讲到都江堰,正是因为秦汉时期有都江堰,成都真的叫做“九天开出一成都”,就成为一个中国版图上非常璀璨的一个明珠了。秦汉这个时期,以成都为中心的西南地区,第一农业生产非常稳定,农业生产稳定带来的后果就是人口的繁盛。所以秦灭巴蜀的时候,在公元前316年的时候发兵,秦要统一六国,第一个战略目的,不是攻打北方,也不是攻打长江流域,第一个着眼点就是要灭巴蜀。为什么?原因很简单,司马错明确地讲,灭了巴蜀以后,第一有粮食做我们的粮仓,第二提供补给的兵员,我们就可以顺江而下,以长江作为基地,向北征伐。所以都江堰在历史上起到的作用非常重要,而且为成都的文明注入了非常优厚的条件。正是因为有这个条件以后,请大家看一看这一张地图,在今天展厅里面有的,这是属于杜康同志的创造。这里属于西汉的版图,对西汉西面的高原还不是很清楚,蜀郡在这里,已经处在整个中华版图的最西边,所以它的地理位置就决定了它对西边文明应该是有所关注,而西边的文明要进入到中国版图,不管从什么样的途径,应该说成都是一个前哨阵地。所以成都的故事,我觉得至少跟丝绸之路比较可靠的故事就要从这个地方开讲了,为什么这么说呢?接下来就是大家熟悉的张骞出使西域,他的目的非常明确,就是受汉武帝派遣,联合大月氏。大月氏(是游牧)民族建立的,今天展览里面大部分展览就是大月氏的,估计是一个小王以及王妃留下来的痕迹。当时匈奴在西汉的时候,是整个汉帝国北面非常重要的强敌,为了灭掉匈奴,张骞就联合大月氏,形成东西夹击的局面。张骞在通西域的过程中,就引出一个故事,在西汉史书上多有记载。引出一个什么故事呢?这里红线勾出的地方,不用标点符号,你读,张骞通大夏,这个通大夏的时候就见到了蜀布,就问这是哪里来的。就说是从东南的身毒国,“市”,就是交易来的。地方很远,但是已经把这个东西卖到了中亚。我翻译一下:公元前122年的时候,张骞就看到了蜀布,就问哪来的,说是蜀的商人贩卖来的。张骞就赶快派人。讲到这里,讲一个小插曲,汉武帝不仅仅关注西北方向,其实在这之前,汉武帝还注意到汉帝国东南方向的南越王那个地方,也发现蜀人卖了蜀布,就发现这个交通网络,蜀人非常活跃。既卖到了南越国,也卖到了印度。西夷这个地方就是今天西昌那部分,就到身毒国,至滇,就是反复派遣使节,到这里都没有走通。后面有一句话很重要,“皆闭昆明”。原因是什么呢?滇王自大,所以滇王就问汉使节,汉与我,谁大?所以到夜郎的时候,夜郎也问,你汉算老几啊,你有我大吗?所以后面有个成语,夜郎自大。在这个时期就给我们留了一个悬案,什么悬案?究竟汉的使节走通这条路没有。所以到现在我们认为南方丝绸之路还受到一个质疑,跟这个记载是有联系的,从字面上看是没有走通啊,“皆闭昆明”啊,你没有把这个路走通啊。但是到唐代的时候,唐人有记载,说他们在印度看到这个,就是蜀的僧人带来的。只是张骞那个时代信息不发达,没有把这个路线是否真的走通了说清楚,所以司马迁本人的记载是没有走通,但实际中,不管怎么说,我们今天从文物材料来看,我们得回答这个问题,汉代的西南地区,尤其是成都,已经确实跟西域发生了联系。这条记载,同时还见于史记的《大宛列传》。大宛这个地方就是产天马的地方,就说明讲这条路线的时候,都讲到了蜀人的贡献,蜀人因为要销售这些土特产,这些土特产实际上是三个,这里记了两个,一个是蜀布,一个是竹丈,就是竹子,非常有韧性。蜀布有人说是纱布,但还有一种不排除,就是丝绸。第三种就是山椒,山椒就是花椒,吃辣椒是从明代开始,但是吃花椒是有很长历史。是不是跟野花椒这些调料有关系?所以这个蜀布就都是我们西南地区产地。还有一些更高级的产品,这个《史记》里面没有谈到,漆器、丝绸,这才是我们最重要的产品。因此,接下来我就想用文物考古的材料,我们再梳理一下中国西南对外文化交流我们有些什么样的考古实物证据,我们不完全跟着文献的路子走。

首先请大家看一个示意图,这个示意图刚才谈到了,这就是我们成都,它的背面有很多条道路跟中原相通,我们重要关注一下西面、北面,邛都就是西昌,这里就到滇池,滇池旁边就是滇王国,滇池北面就是昆明。云南都城名字昆明跟成都也一样,非常古老。我们派出的使节主要是从西夷去探索到缅甸的道路,由于有滇,强行挡道,我们就没有走通。其实还有一条道我们没有说,就是东南方向,通过水道,我们可以到番禺,就是广州。还可以通过重庆由江水道,可以通长江水系。所以成都真的是条条道路通丝路,我们不一定非得在哪条歪脖路上吊死。明白这个道理以后,有的话就好讲了。

下面我就举一些例子了。第一个例子首先说人,首先我们看一看在秦汉以来,巴蜀地区出现了很多胡人,以前没有的。三星堆时代,这些人长得很夸张,但是有特定的胡人的标准。这是四川东汉墓葬里面出土的一件陶屋,里面全是胡人形象。什么是胡人呢?头上戴尖帽。我们四川发现的胡人,很多是手持器乐,正在歌舞,所以胡人的乐舞对蜀地是有影响。这个胡人在干什么?在吹萧,这个形象就很清楚,戴着尖帽。这个是画像石上的,这个人的姿势还不一样,一腿盘曲,一腿伸展,这个就叫胡跪,后来说胡跪就是指这个形象。这个是胡骑,身份等级比较高,骑着马,挂着剑,同时轮廓看得出来戴着高帽,有着胡须。这是一组跳舞的胡人图象,头上戴的帽子已经用红色把它涂红了,脸部是用黑色的线勾勒出了浓密的络腮胡子,胡人的形象非常明确。考古学家在这一组胡人像上面第一次发现有题记。因为这个墓葬的墓主,它的祖先就参加了东汉时期的平定羌人叛乱,除了匈奴以外,还有一个民族就是羌,在平羌的过程中,就带了一些俘虏,俘虏就来自青海。这个羌族就来自西域。紧接着还有《三国志》的材料,《三国志》讲蜀后主的时候,刘禅曾经下召,由于军队缺乏战斗力,就到今天的甘肃一带(招募)。那个时候军队的首领,三国时期蜀国军队首领当中已经有胡人部队。这个材料跟前面讲的胡人来源(相符)。胡人的途径怎么来的?西北的途径最大。

第二,讲丝绸。秦汉时代,以益州为中心,已经形成非常重要的丝绸生产地。这个丝绸特别跟大家谈一谈,最近成都博物馆李馆长做了大量的工作,而且都有收获,其中最重要的收获就是老官山汉墓,下面发现了四架织机,而且还有织工。那四件织机都是实际使用的织机。为什么?经过放大以后,我们扩展20倍,就发现它的整个经纬起线,上面起花的工艺已经非常接近。这是丝绸考古的重大发现。除了这个以外,在今天中国的西域,我们还发现丝绸,这个是在画像石里面,右边也有一个织机,是不是跟丝绸有关系,不知道。至少我们讲成都地区的织机是可以一部分用来纺织丝绸的。丝绸的实物,我们可以看到今天的西域,尼雅的“五星出东方利中国”,除此之外还有一批锦,新疆出土的,都是跟它有关系的。这是比较早的。其实就是从秦汉开始,一直到南北朝,到唐代,成都都是丝绸织造的中心,这个中心一直发挥着作用。

接下来再给大家举两个例子,第一个例子请大家跟我一起来熟悉一下这个文献,就是陵阳公样与赞丹尼奇锦。波斯人曾经献给隋代的皇帝一些纺织品,上面的纹样非常漂亮,皇帝就说,你去仿制一下,仿制成功以后献给皇上,效果是什么呢?其艺术效果是超过了原品。这个何稠是什么人呢?是胡人的一支啊,就说脚比较细,穿的裤子是绑腿的裤子,通商入蜀,家就住在成都附近的郫县。这个例子是非常重要,说明他已经有传统,世代经商,经商的主要门类就是锦帛,黄金、丝绸啊。唐代有一个非常有名的书叫《历代名画记》,讲陵阳公样。什么叫陵阳公样呢?陵阳公样是唐初的人窦师纶所创,他创作的图样是当中有对雉、斗羊。这些图案非常精美,而且是一个新创的流派,这个图案(即)蜀人至今未知陵阳公样。在巴蜀这个地方,创造的这个陵阳公样,看来已经成为当时流行的式样。联系到何稠他们在这里制作波斯图样,说明这个纹样流行,蜀地是一个中心。赞丹尼奇锦是什么意思呢?赞丹尼奇是中亚制造丝绸的中心,赞丹尼奇就是波斯土特产,纹样是采用波斯纹样。什么波斯纹样?就是蜀人所说的陵阳公样,当中有对兽,考古材料上我们看一看,正好可以找到,这是在西藏出土的吐蕃的一件衣服,上面的图案大家看连珠纹,衣服是唐装,但是上面图案是波斯纹样。所以这件衣服极大可能也是产自于蜀地。跟它相似的还有另一件衣服,中间这个图样就是我们典型的大环联珠团窠,这个纹样之所以受欢迎,是因为突破了丝绸的造型,特别受到来自西方的部族的喜爱。何稠知道这个以后就仿造波斯纹样。到初唐的时候,就把这个作为固定的官方式样,有两个目的,第一赏赐内臣,每个人穿的衣服里面都有一块,要么在袖口上,要么在胸前,就用这样的纹样来装饰;第二,远销西域,这是最重要的外销产品,从汉以来到魏晋南北朝到唐朝,最重要的产地应该是蜀地,文献可证。有学生问霍老师,目前有没有丝绸证明是成都产的?我说证据找不到,但是根据文献记载,隋唐有,都是以四川蜀人作为基地。因此我们可以基本肯定,这个的纹样是在蜀地生产,然后远销西域各国的。这是讲到丝绸。

接下来讲漆器,漆器底气就要足很多哦,为什么呢?漆器上面有文字。讲到漆器,在座诸君,成都博物馆开馆以后,展出了一批从来没有展出的,就是商业街的船棺葬出土的漆器,这批漆器是我所见到的最经典的漆器,可以追溯到战国晚期到西汉。根据我的经验来看,最早应该是战国晚期到西汉时期(可能性)比较大,今天正在成都博物馆展出,大家可以看一下。我们今天新发现的漆器,跟新做的没什么区别,用黑色、红色相间制成的漆器,非常精美。不仅如此,这是我见到的最大的一件漆器,连床都放进去了,可见蜀人的工艺制作炉火纯青,而且非常喜爱这个漆器。船棺葬也是有相当的级别,所以把床也埋去。所以这说明漆器制造源远流长,战国晚期到西汉初期已经形成非常高的水平了。接下来就要看成都漆器销到哪了,“成市草”,“ 草”就是造的意思,“成市员”,“员”的意思就是制作的工匠是来自成都。下面是在湖北江陵凤凰山168号汉墓(出土的),上有“市府饱”。所以讲到漆器,我们底气很足,成都漆器远销到中国,还远销到域外。我们看大体的纹样。

接下来就是今天展览里面有一个,贝格拉姆遗址,今天展览里面,好像最后一个段落中有贝格拉姆。里面真是一个文明的十字路口,来自希腊的、罗马的、印度的、中国的在那儿交汇,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我们现在展出里面谈到的,发掘一个宫殿,这个宫殿陶罐里面装的东西,箱子里面装的东西,不仅有希腊罗马的玻璃器,还有石膏像,还有中国东汉时期的彩绘漆器。我记得前两讲当中请了专家,也是考古界同仁,专门讲了这批漆器,漆器在这里出土以后保存得不好,只有漆片,他的PPT里面我截取了几张,左边的就是贝格拉姆出土,右边是贵州清镇出土的,完全一样。这个左上两个是贝格拉姆的,下面出的是江苏的,我们可以做一个比较。当然这个里面的产地,有一些可能跟来自江苏一代的产地有关系,不过有一部分应该是蜀地。其实有一些产地也可以考虑在江苏,江苏也有制作,漆器当中,成都、以蜀郡为代表的漆器,销往中亚地带的材料,在这里可以看得非常清楚。所以这个丝绸之路,成都在当中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这两件是最好做比较,左边是贝格拉姆的,那是一个对鸟,下面是贵州清镇的,这可以肯定,就是蜀地出土的,两个纹样完全相似,有力地说明成都跟丝绸之路有非常密切的联系。

佛教,讲到佛教今天在座的都不陌生了,但是有没有人知道佛教最初传入中国,留下最早的佛像在哪里?在四川乐山一号崖墓,这尊佛像跟它相对应的,我们还有一些材料,在东汉的崖墓里面出现的摇钱树,还有摇钱树的树座,很像是一佛二服侍,基本的格局是有。还有基本的摇钱树,明显有犍陀罗艺术,这是早期的佛教制品。到魏晋时期,成都的地位凸显。为什么呢?我们接下来看一个例子,到南北朝时期时,成都就成为沟通中原和西域唯一的一条路线。为什么?道理很简单,到魏晋南北朝的时候,北方处于战乱,丝绸之路完全隔绝了。剩下的唯一通道就是从建康,今天的南京顺着长江,进入到成都,然后从成都逆江而上,我们可以通过今天的吐谷浑,在今天青海一带,然后重新跟丝绸之路接通,可以到今天的于阗,到阿富汗,还可以进一步往前到波斯,北边还有游牧民族。所以这一条通道在魏晋南北朝时称为唯一的通道,而且发现大量成都的佛像。到齐永明八年的的时候,成都宽窄巷子出土了一批南朝造像,这是非常标准的南朝造像。现在一个小故事要出来了,造像的背面正面大家看,四川博物馆还有一批造像,这是四川大学藏的造像,很清楚大家注意看,在它的侧面有一个人物,这个人物的特点,一个是头上戴着帽子,另一个手上拿了一个棍子,上面细,下面粗。这个神像的来历过去一直没有弄清楚,很多人定义为神王,后来又一位台湾学者,他是专门研究罗马考古,他后来到我们这里考察以后,他提了一个观点,他说这个东西你们好好琢磨一下,这应该是来自古希腊,它就是大力神赫拉克勒斯。大家重温一下贝格拉姆遗址,公元一世纪,头上确实都好像戴了一个帽子(的)样子。它的特点,第一,头上是有头饰;第二,手上有一个棍子,这个棍粗细不等。这典型是希腊大力神赫拉克勒斯的像。左边是西方流传的赫拉克勒斯,出现在雕塑上面,左边雕塑头上戴的已经是一个丝制品了,它从大力神变成了金刚神像,是佛的护法。所以中亚地区,今天展览的地方,是文化的大熔炉,东方的东西拿过来,西方的东西拿过来,再重新塑造。还没有完,继续向东,我们可以看,到克孜尔石窟第77窟,跟四川博物院馆藏的造像大概差不多,所以向东不断变化、不断前行。右边的戴有老虎(皮)或者丝织品。再往东,到了唐代,很多形象都吸纳了大力神,手中的棍子不在了,头上要么是老虎皮,要么是狮子皮,所以克拉克力斯这样的元素也进入了中原。

接下来再讲一个跟今天主题有关的,神兽。在帝王陵墓宫殿前面是有这样的神兽,这样的神兽在西南地区有发现。今天成都生活的人民,去看油菜花,打麻将,可能很少想看这些神兽,这些神兽就是在雅安的芦山,有石头博物馆,这个神兽的特点跟来自西方的神兽完全相似,它们或者是狮子形象,要么是虎的形象,最重要的是带有翼。这是在重庆发现的带翼的神兽。到了南朝,这些神兽,他们很重要的源头就是今天的四川,所以如果站在中原角度讲,四川好像很偏远,但是站在中西文化交流,站在丝绸之路这样的视野上看,四川就是一个前沿阵地。还没完呢,我们再看,这就是正在展览的,这个兽大家注意看,它叫做玉人双兽,它既是马,也是龙,为什么呢?在草原游牧民族信仰体系中所谓的龙就是高大的马,所以这个双马,头上长着角,这是龙的特点,身躯拉长是龙的特点,但是是马头马蹄,下半身有90度卷曲,这里没有卷,最重要的是有小翼,用黄金加以镶嵌,对它进行了特别的装饰。这个就是天马,是在欧亚草原文明中非常流行的,继续向东,进入到中国的北方地区,也进入到成都平原,还进入到更遥远一些的今天的盐源这个地方。盐源这个地方保留的双马神,两匹马,中间是有人的,比较全的中间这个人还在,这应该就是来自欧亚草原的双马神。除了这个双马神构图以外,我们注意到了天马,这是在四川的画像石当中出现的天马,这个天马整体就是一匹马,最重要的(是)有翼,都表现它的飘逸。还有胡人牵着这个马。什么是天马,天马有什么含义?天马的含义就在于,到汉代的时候,汉武帝一生除了他雄才大略以外,汉武帝追求不死,追求升仙,这是汉武帝非常重要的一生的梦想,一开始海上求仙,以后就昆仑求仙,随着张骞通西域,向西方看,发现西方有一堆跟他的梦想相互可以呼应的,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昆仑。虽然我们今天有一座昆仑山,请大家注意,古代的昆仑是一个概念,具体指哪座山,不明确。这个昆仑山是神话的山,人的灵魂最终通过昆仑,才能进入到天门。天门守候者是谁呢?守候者就是西王母,天门最高帝是谁呢?太一神。怎么样的神力?你要进去,管着的就是西王母,嫦娥奔月上面也有王母传说。但是什么工具可以把你的灵魂载到昆仑之虚去呢?天马,所以天马这个传说很大可能性是从西方过来的。为什么大宛这个地方特别重要?跟丝绸之路有联系,最重要的就是大宛就是产天马的地方,汉武帝心目当中,那种高大的马就是龙,就是天马神,可以把他的灵魂载入到天界,所以他一次一次发兵,就是希望获求天马。天马并不是改良的马种,是有这个含义在里面。您的证据何在呢?我说证据确凿,那就是《史记》里面记载,汉武帝曾经为得到天马之后,他那种高兴的程度,他在祭祀大典当中要唱《天马歌》,《天马歌》怎么说的呢?讲到这里,还要继续唱,阊阖在什么地方?就是上帝所居。天马引出汉武帝的信仰体系,才有这么多关于汉代良马故事的传说。这个例子,十年前我在香港做研究,我发现天马神话,成都是最重要的生产基地。这是河南出的天马,最大的特征是有翼。

最后一个段落,我想留点时间讲讲欧亚草原文化对西南的影响,也是有例证的。我们看到阿富汗的这个展览,主要是来自欧亚北方,而且主要是草原民族。大月氏这些民族创造的。千万不要以为一讲游牧民族、游牧国家,你看阿富汗的展览,水平很高。上一次哪个讲者也讲过,游牧民族不是讲牲畜是多少,最后是要化为便于携带的这样一些既珍贵、又便于携带的东西。最好的就是黄金啊、珠宝啊,你全部穿在身上,弄在马上,迁徙的时候,都可以不要,带着金银首饰就可以走遍天下。这是游牧民族的特点。不像汉代,搬家的时候弄一个大车装上,慢慢地走。游牧文化跟农耕文化之间,对财富的管理,对财富的利用,完全有他新的概念。所以北方草原文化实际上已经进入到西南地区。最后再给大家举个例子,也从展览说起,李馆长给我的任务就是结合这个展览,我说这个展览给我们提供了很多很好的元素,出的金柄铁剑,陕西宝鸡已经发现了跟它非常接近的金柄铁剑,工艺完全一样,很可能受他们影响。另外我特别说明,中国西南地区同样也接受了这个文化,其中最典型的例子,云南的晋宁石寨山,滇王狂妄确实在于有势力,把汉使节通通给你扣住。但是(墓)非常狭小,就在小的山包上,走上山头一看,更令我吃惊,全在石头缝里。这个墓地经过六次发掘,每次发掘都有重要发现。这是第一次证实司马迁所记载的滇是存在的。因此可以推,司马迁记载的巴蜀也是符合实际的。这个滇王的金银器非常值得关注,我们来看一个例子,这个出土的时候全是金箔啊,实际上穿的是金衣服。还有这个是骑在马上的,身上全部是黄金做的金箔。所以对于黄金的尊崇,在西南民族当中,在云南是看得清楚。右边这个就是正在展出的黄金之丘的阿富汗出土的,左边是滇王的,虽然样式有变化,但是你看它的工艺,图象的基本风格和格局是一致的。因此我说云南滇国以及旁边的昆明,也是因为地域之便,接受了大量来自草原文化的因素。例子还有,请看上面,是出土的滇王国里面两个古人的形象,这两个古人特别强调他们的面部特征,两人穿的衣服就是细脚紧身的衣衫,这不是汉民族的服装,是草原民族的服装,而且靴子也是草原民族的,才便于过草地,过坚硬的沙丘。这里特别注意什么呢?手上拿了一个乐器,钹。钹这个乐器是产自印度,现在出土的实物在哪里?是在广西的一座汉墓里面发现了实物。所以两广地区跟云南、四川的联系,很可能通过这一条路。下面是皮带的带扣,使用带扣这是比较早的一例,上面有装饰图案,这是一只老虎,眼睛是红宝石镶嵌。一看又是乐舞之人,这些乐舞之人在汉代大量出现,这个问题很值得研究。我们看看《三国志》的记载就太有意思了,他讲的大秦国,在安息,说这个地方“俗多奇幻”,喜欢变魔术,口中吐火,“自缚自解,跳十二丸巧妙”。但是是哪里来的呢?“秦道既从海北陆通,又循海而南,与交趾七郡外夷比,又有水道通益州永昌,故永昌出异物。”还有这样一个银器,这是典型土豪的作为,这是滇王,他得到这个东西以后,就按照滇王的习惯,把人家传自波斯的加上一个座,把一个活生生的波斯银器就打扮成了滇王喜欢的东西合璧的样式。类似这样的波斯银盒已经发现了几件,都有改造的痕迹,说明外来器物都要经过改造。讲到这里再推荐一个器物很有意思,四川博物馆藏了一个胡人抱角杯。这些例子不胜枚举,很短时间内把这些例子摆出来,结合考古材料,讲清楚的问题,我想可以做一个总结了。

第一,成都是“一带一路”上非常重要的中心城市,不仅南北方向可以贯通陆上,还可以贯通海上两条丝路。第二,今天没有时间展开说,其实成都还有一个重要的功能是丝绸之路中不可替代的,就是它可以越过我们今天的高原,通过四川的西北部进入到高原,进入到喜马拉雅文化带,把高原跟丝绸之路也联系在一起,所以不仅是东西方向,而且南北方向可以横贯青藏高原,通过青藏高原连接中亚、西亚,因此把成都叫做“大十字”,它是一个网络。今天谁再画这样一个地图,完全无视四川的存在,完全无视高原的存在,跟历史文献记载都是不相符合的。所以作为四川大学的学者,第一个正本清源,北方丝绸之路固然重要,但是不要忘记南方丝绸之路,我们应该认真地去做学术研究。我想今天这个讲座,在座各位都能够理解,学术研究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说它是有学理依据,但是给我们一个图解,就是过去历史景象的折射。我希望大家关注考古学,关注博物馆,更要关注我们成都博物馆推出的展览,从中不仅得到美的享受,还可以从中窥见穿越历史,知道过去,感知现在,展望未来。谢谢各位。  

主持人:谢谢霍教授给我们带来精彩的分享,相信电视机前的观众对成都在丝绸之路上的地位有了更深的认识。再次把掌声送给霍教授。现场观众有什么问题可以提出来,关于今天演讲的话题,“天马西来:成都与丝绸之路”。

提问:你好霍教授,很高兴您今天给我们带来精彩的讲座,我有一个问题,跟您小节里面第二个有关系,我一直在思考,您从一开始讲司马迁的《史记》里面记载,蜀布和竹杖的发现,是不是有可能从高原路上过来的?我觉得云南西北那边,前面还好走,野人山也好,在以前都是充满瘴气,行人马匹几乎无法通过,热带雨林做成的墙一样,有没有可能走滇藏线,沿着怒江到昌都一带,因为至少马匹可以走,到阿里这边以后,因为我对印度河拉达克流域比较熟,那个地方还是可以走一些人,有没有可能蜀布和竹杖从那儿到了印度?

霍巍:我觉得您提的问题非常有质量有思想。这个路网的存在,其实要根据不同的时代人们对于交通工具的创制,第二对于自然环境的适应和征服的能力。有些地方,比如高原,去不了,就不能走高原了。有些不能走森林,但是高原不怕,他就走高原。还有甘青道,成都到甘青很容易啊,很容易走到青海那边去,就汇聚到丝绸之路了。您刚才讲的这条路线特别重要,高原。霍老师在高原做了很多年的考古工作,我就告诉你,我最高的一个工作地点,发现人类活动遗迹,海拔5800米,人类征服能力可不能小看。今天的人反而不行了。今天的人我发现整体还不如先民,因此这条路线完全有可能,但是也不能忽略这条路线。我刚才举一个例子,唐人有记载,特别讲到,玄奘去的那个寺院里面,就看到有一些遗址,长老告诉他这些遗址都是蜀人来建的,要从这个地方走一年,大概只有两个月可行,说明这条路确实走通了。只是怎么走,目前考古材料还不能像北方那么多文物材料。你的思路完全正确。顺便问一下你的专业学什么的呢?   

提问:我是学材料的。

霍巍:我们要有知识有文化,非常好这个问题。

提问:霍老师您好,关于您讲大宛马的问题,我的印象中就有一个说法,并不是乌兹别克斯坦,而是土库曼斯坦,地理位置比较接近,所以想跟您求证一下。

霍巍:大宛的地点应该是乌兹别克斯坦,从历史记载来看。那个地方产地马非常好,新疆现在还在从那个地方引进一些汉血马。新疆某个郊区专门做了大宛马的(养殖)场所,非常高。游牧民族(有)七尺以上的马。所以从马的情况来看,中亚地带确实是良马的产地,既可能在乌兹别克斯坦,也有可能在土库曼斯坦。谢谢。

提问:霍教授您好,蜀人自古以来好滋味,也喜欢游乐,在那个时候的记载中,古籍记载了人们的性格。今天您讲到的时候,周围的人也都是这样的。我们的蜀人其实大换血了,特别在明末,张献忠屠川,我一直很纠结怎么回事儿,蜀人其实不是以前的蜀人了,还是这样的性格,或者这样一种特质。我在想地理环境造就了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我在想蜀人依然有了这样的性格。我去河南,作为一个中原之地,为什么那个地方的人没有保持住原来中原文化的人该有的一些。我不是说它不好,我的意思地理环境并没有改变,性格或者特质就有了一些改变,是怎么样形成的?

霍巍:这个问题我觉得我们应该一起来探讨。也就是说我们讲蜀人蜀文化,巴蜀地区的文化,我们不管经过多少年的变迁,总有一个历史的根性,根就是我们讲生根发芽的根,性就是性格的性。这个根性会保留。就像血液里面保留基因一样。四川巴蜀地区,你讲得很对,这个区域的自然环境、自然条件导致我们有我们自己的一些文化习俗、文化传统,也包括我刚才讲的文化根性,因此才有以前大家经常说叫,少不入蜀,老不出川。为什么呢?四川这个地方比较舒服。你打麻将,我泡在水里打多好啊,又不浪费资源,我们又很快乐。四川地区的人因地制宜的能力很强。第二个特点,巴蜀地区的人,我们从来既开放,但是我们又有一些坚守。那个时候我们的生意就已经做到了南越,做到了大夏,我们文化当中的底蕴是存在的,比如包容,那个时候胡人都能够包容,对中原文化的吸收度也很高。文翁石室不简单,那个时候都是官学,培养了多少巴蜀子地。那个时候的文化,一代一代,血脉相传,当中还是有一些东西保存下来。至于有什么东西呢?你个人去体会,你作为成都人,你体会到哪些地方最适合你的根性,你自己想一想,我觉得这个很难言传,只能领会,只能心知。谢谢。

提问:霍老师您好,您刚才提到九鼎,我一直想请教一下,那个九鼎到底是很重还是很轻?如果很重的话,为什么汉代以后就消失不见了?为什么很轻的话,秦王又因为举那个东西而死?

霍巍:礼制在健全的时候,这个鼎是有规定的,尺寸、用量不能偷工减料,一开始那个九鼎,实实在在的,你修想弄动。但是礼制不那么严格的时候就偷工减料了。到后来礼制变化了,汉代已经重新建立了以儒家思想为核心的等级制度之后,你这套东西就废止了。所以你对九鼎的理解,我认为它是一个动态变化,在西周时期,这个九鼎是实实在在的;在东周就已经开始变化;到战国,这个鼎基本就不用了,是这么一个情况。我们现在还是要看到,九鼎,鼎是奇数,簋是偶数。本来规定你只能坐丰田车,但是县级干部也坐跟省级干部差不多的车,所以中央要进行治理。当时九鼎这个制度也有变化的过程,严格执行的,大概西周时期比较严格,东周就发生变化,到战国时期,虽然理论上这个影响主要在夏商周三代,到战国基本不用这个东西。

提问:霍老师您好,我是一名中学语文老师。我今天很珍惜这次交流的机会,我觉得能够站在这里跟您对话,实在是一件非常荣幸的事情,我的问题是来自于实际的工作,我们接下来要搞区上的赛课,我今天课还没有备好。今天到这个地方,您是天马西来,我是穷途末路了,我希望你给我一点建议,这个出发点在哪?春节的时候看阿富汗的展,一个民族对于之前百年深重苦难的无可奈何,对于文化流失的伤感,我觉得可能更多是这个。但是这一次阿富汗文明展过来的时候,我觉得真正是一种文化背景上的一种强大。你不把任何一个东西据为己有的时候你才真正拥有了它。这是一个交汇点,包括现在“一带一路”这么的火,包括海上丝绸之路等等,我想讲的文章,就是成都关于丝绸之路,甚至关于祖国的强大等等这样一个论题,因为我们要选的题是论述那个,而且老师又要求必须要偏文艺,所以我已经快疯了。我很希望您能够推荐我比如说什么样的书我可以找得到,因为我在网上搜索了很多文章,但是不适合中学生,这个东西是要讲传承,你教给我,我还要传递给青少年朋友,所以我觉得今天讲座很有意义。

霍巍:我反问你,您觉得今天讲座方式,中学生能听得懂吗?这个也是一个测试,大学教授在大学当中讲课不是问题,但是在民众当中讲课,用什么样的语言,实现二次转化,把学术语言转化成公众能够接受的语言。这么说要感谢我的母校,盐道街中学。我觉得语文很有意思,尤其是中学老师,要塑造青少年的灵魂,语文老师是第一责任,想过没有?什么样的内容、什么样的方式,教学生怎么样去感受,教学生怎么样去表达,教我们的学生怎么样去辨别,什么是这个世界上真正的真善美,我觉得中学老师,尤其是中学的语文老师,应该是责任重大。我觉得你提这个问题,中华民族真的是历经苦难,今天我们真的是走到一个新时期,从我们的文化当中,我们一定要看到,我们有相当多的正能量,中国人民在世界文明的创造当中,我们从来没有降低我们的水准,没有放缓我们的脚步,其实我们在明代以前,中国整个GDP,如果要用这个词,在全球都是数一数二。我们的衰落,尤其是在明以后,特别是清代。中国的历史很复杂,但是我们讲中国文明当中有一个最重要的根性,就在于非常顽强,想过没有?世界上有哪一个国家(像)我们坚持使用一种文字?世界上哪一个国家,不管是什么民族入主中原建立皇朝,最后大家都九九归一,成为中华民族一部分?我们使用中国的语言,秉承中国的文化,坚守自己的传统,我觉得中国(是)做得最棒的

提问:霍教授您好,在您讲座中,关于织锦那部分比较感兴趣,我有两个问题,波斯锦和粟特锦是不是同一类锦?第二个问题,粟特锦和赞丹尼奇锦是不是一样?粟特人在纹样的交流中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霍巍:最后一位提问者的质量很高,这是专业的两个问题,以我有限的知识,我做以下回答。第一,波斯锦和粟特锦不完全一样,波斯锦,我们讲波斯锦主要是以公元五世纪到八世纪创作的锦叫波斯锦。粟特锦就是赞丹尼奇锦,它的锦比较多了,实际上在丝绸之路沿线,包括在寺院里面的壁画还保存了穿衣服的特点,第一大团窠纹,第二有动物纹样,不一定是对,也有可能是单的,一只单的马,一只单的羊,都有可能,但是当中一定有动物。这个锦样,实际上我认为,因为粟特人有一个身份,他是全民经商,经商民族,实际上丝绸之路流行的大量穿越的,主要是粟特人。粟特人通好几种语言,就是我们今天讲的中间商,把西亚的东西贩卖到东亚,把东亚的东西贩卖到西亚。因此我认为赞丹尼奇锦当中的元素应该是丝绸之路沿线发现的。把赞丹尼奇锦放到跟陵阳公样(一起)讲,陵阳公样跟粟特锦是有关系。不知道这么讲你清楚没有。

      霍巍:尊敬的各位听众,今天分享的话题只是一个开头,还远远不是结束,中国的考古发现层出不穷,成都的考古发现日新月异,在下一讲我们会提供更多的更丰富的关于丝绸之路的证明。谢谢大家。

主持人:再次谢谢霍教授给我们带来的分享,相信通过霍教授的发现,各位对成都与丝绸之路的关系有更深入的了解,对成都的历史文化底蕴也有更多的认知,希望大家有时间的时候多多到博物馆感受带给我们的文化魅力,感受历史文明带给我们文化的厚重感。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