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列展览EXHIBITION

游览须知VISITING

1、5月1日—10月31日 每周二至周日9:00-20:30,19:30后停止进馆。2、11月1日—次年4月30日 每周二至周日9:00-20:00 19:00后停止进馆。3、每周一(法定节日、小长假及黄金周除外)、除夕、正月初一闭馆。

咨询电话:028-62915593

进入详情

网上预约ONLINE BOOKING

进入详情

超现实主义——梦境与现实的共舞 < 返回

20世纪初,第一次世界大战硝烟渐熄,巨大的痛苦和焦虑却久久无法散去,人们迫切需要找到新的出路来摆脱这充斥着疯狂和死亡的记忆。终于,以布勒东为代表的一些诗人、作家,在弗洛伊德的潜意识理论中找到了灵感与力量。

西格蒙德·弗洛伊德

于是,在1924年,超现实主义运动在巴黎宣告诞生了。它自文学、诗歌里萌芽生长,在之后的半个多世纪里,浩浩荡荡席卷了绘画、雕塑、摄影、电影、戏剧等多个文艺领域,成为20世纪西方艺术史上延续时间最长的艺术流派。

在弗洛伊德理论的影响下,超现实主义者们力图摆脱理性的支配,顺应潜意识的指挥。因此,不受意识和逻辑控制的梦境,便成为了超现实主义的创作沃土。正如布勒东所说,“梦境与现实这两种状态似互不相融,我却相信未来这两者必会融为一体,形成一种绝对的现实,亦即超现实。”

本次成博举办的《现代之路————法国现当代绘画艺术展暨<陈像•蜕变>摄影展》,便展出了精彩异常的超现实主义画作。就让我们跟随成博君的脚步,走进这个荒诞与梦幻交织的艺术世界。

基里科:超现实主义的开拓者

超现实主义的先驱人物,当属意大利画家基里科。他坚持,“一件不朽的艺术作品只能从启示中诞生”。而这种启示,就是梦中的真实,一种似是而非的真实。

一条街道的忧郁与神秘 基里科(非本次展品)

这幅基里科的代表之作,仿佛是一场来自潜意识的呓语,朦胧却又真切,弥漫着一种难以挣脱的焦虑。推着铁环的少女向前奔跑,诡异的深色人影立在远处,天色阴沉,街道死寂,深切的孤独、不安与恐惧牵动着观看者的神经。基里科画中这种真实具体的形象和令人畏惧的空寂,影响深远,成为超现实主义作品的基调之一。

达利:偏执的艺术天才

说起超现实主义,大家脑海中出现的第一个名字非达利莫属。达利留给世人的印象常常是精神分裂般的偏执,对此,他却说,“我和疯子最大的区别,是我没有疯。”达利的画中充满了怪诞离奇的元素,却又以高度的写实技巧作为依托,试图使人们信服那些荒诞不经的虚幻情景。

记忆的永恒 达利(非本次展品)

《记忆的永恒》几乎是世人皆知的作品,画中这些熔化的钟表也成为了达利专属的形象符号。在一片荒凉之中,地上的物品像横陈的尸体,软塌塌的钟表无力地悬挂着,时间仿佛在这里熔解、坍塌,只剩下了无尽的空寂与衰败。

维克多·布罗纳:独树一帜的超现实主义者

超现实主义者大多专注于呈现无意识的精神行动,或者刻画荒诞离奇的莫名物体,维克多·布罗纳却有些与众不同,他的创作中充满了鲜明的民间仪式色彩和罗马尼亚的泛灵论东方文化色彩,呈现出象征主义与超现实主义的交织。

Totintot项目 维克多·布罗纳

在这个向观看者敞开着的房间中,左侧立着的形象似人又非人,右侧女性虽然形态可辨,却又与一些怪异的物体相互缠绕。布罗纳的这幅作品中,没有扑面而来的浑噩梦境,没有令人惶恐的混沌图景,但却以一种宗教式的神秘感摄人心魄。

客观的主观性 维克多·布罗纳

《客观的主观性》中,维克多·布罗纳展现出一种全新的风格。整幅作品以灰蓝为基调,色调单一,笔触缭乱却又尖锐,充满了不安与压抑。画面里浓郁的紧张气息似乎即将撕碎画布,吼叫着挣脱而出。

伊夫·唐吉:沿着基里科前行

伊夫·唐吉原本是一个随商队远航的海员,他偶然间看到了基里科的作品,深受感动,自此开始自学绘画,并加入了超现实主义行列。在唐吉的画里,无法名状的抽象物体,漫无目的地散布在广阔寂寥的空间之中,一个不为人所知的神秘世界徐徐展开。

手与手套 伊夫·唐吉

《手与手套》是本次展览中的重要展品之一。画面之中,天空与海洋的相连之处浑然难辨,与整个空间融为一体。带有建筑废墟特色的莫名物体,伫立在前景之中,凝固着,也静默着。所有的物体都是抽象的,却又都是清晰的。唐吉创作这幅画时使用了投影画法,把你的目光从画面的右方吸入风景深处,引诱着你去探寻,那深处之后,画面之外,是一个怎样的未知世界。

超现实主义作为一场文艺运动,已经落幕许久了,但它对人们思想、精神和文化的影响却留存至今。艺术家们通过画笔,将难以言说的梦境变得具体可感,把来自内心深处的孤独与恐惧变得清晰可见。原本无法捉摸的潜意识现实,就此暴露在每一个人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