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列展览EXHIBITION

游览须知VISITING

1、5月1日—10月31日 每周二至周日9:00-20:30,19:30后停止进馆。 2、11月1日—次年4月30日 每周二至周日9:00-20:00 19:00后停止进馆。3、每周一(法定节日、小长假及黄金周除外)、除夕、正月初一闭馆。

咨询电话:028-62915593

进入详情

网上预约ONLINE BOOKING

进入详情

易述艺术新世纪的叛逆者:野兽主义与“叛逆三人行” < 返回

1905年,马蒂斯和鲁奥、杜飞等一群新派画家早已按捺不住心中热情,参加了一场巴黎的秋季沙龙联展,展出自己创作的那些色彩跳跃、极度奔放的画作,这和其他展厅的严谨风格完全不同。

正巧展览厅中央,还展出了雕刻家多纳泰罗的一尊古典风格的妇女半身像——一件近似文艺复兴的作品。保守的批评家路易·沃塞尔惊呼:“看哪!多纳泰罗被一群野兽包围了!”不久之后,这句幽默的评语被杂志社引用,“野兽主义”由此得名,成为这群年轻画家享誉后世的代名词。

20世纪前30年,流派蔚起,“野兽主义”是其中最受瞩目的,画家们直接把从色管里挤出来的颜料涂抹在画布上,而不加以任何调和。他们追求更为主观和强烈的艺术表现,强调形的单纯化、平面化,追求画面的装饰性,让色彩从所谓的自然色彩中解放出来。

说起野兽主义,大家第一时间会想到马蒂斯,但其实还有弗拉曼克、德兰等大师。他们三人在1905年至1908年之间的创作,轰动了整个巴黎艺术界,狂热炽烈的情感引起越来越多人的共鸣。

在色彩中“舞蹈”的“野兽大师”:亨利·马蒂斯

“野兽”一生下来就是“野兽”吗?自然不是,21岁之后,原本学法律的马蒂斯开始学习绘画,最初他接触过象征主义和新印象主义。此后马蒂斯不断对线条与色彩进行探索,逐渐唤醒了心里的“野兽”,开始喜欢 “简单粗暴”但同时又意味深长的创作。

27岁,在布列塔尼旅游的马蒂斯在露天环境下完成了习作《美丽岛城堡》,船上的桅杆、岸边的芦苇、远处的堡垒和平静的湖面无不都被涂抹上浓重的色彩,虽然风格尚未完全“野兽化”,但仍可以看到马蒂斯开始对内容进行简化,转而追求纯粹、夸张的色彩,走上野兽主义之路。

《美丽岛城堡》

作为野兽主义的开山宗师,马蒂斯善于刻画女性,尤其以《戴帽子的女人》为代表。这幅画“不分青红皂白”,各色冷色调颜料同时在妇人脸上出现,还有这位妇人的脸部、容貌,都是用大胆的绿色和朱红色的笔触,将轮廓勾勒出来。马蒂斯大刀阔斧地进行改革,想要用颜色还原生活的热情。

  

《戴帽子的女人》

非本次展品

马蒂斯的另一代表作《舞蹈》,创作于1909-1910年。马蒂斯在创作时,把模特儿带到地中海岸边,他认为这件作品跟地中海给他的喜悦情绪紧密相连,画中背景的蓝色,寓意着仲夏八月南方蔚蓝的天空,一大片绿色让人想起青葱的绿地,人物的朱砂色则象征着地中海人健康的棕色身体。在这幅狂野奔放的画面上,舞蹈者似乎被某种粗犷而原始的强大节奏所控制,他们手拉着手围成一个圆圈,扭动着身躯,四肢疯狂的舞动着。

  

《舞蹈》

非本次展品

梵高的“忠实粉丝”:莫里斯·德·弗拉曼克

1901年弗拉曼克参观了梵高的画展,之后便激动地说:“那一天,我像对父亲一样深深地爱上了梵高”。从此成为梵高的忠实粉丝。细心的观众可以观察到,其实“野兽主义”在色彩上的使用风格与后印象主义的鲜艳色彩画风很接近,而凡·高刚好是后印象主义画家中的集大成者。明黄、深蓝,火焰般的色彩在画面上不停地翻滚,像极了野兽风格。

弗拉曼克创作的《红树》是他最出色的作品。变幻莫测的红色和兰绿色的交错,可以看出他创作的激情。他一直自称是传统的叛逆者,还曾扬言要用钴蓝和朱红摧毁艺术院校,认为颜色本身就具有强烈的感染力。

  

《红树》

非本次展品

最温柔的野兽达人:安德烈·德兰

德兰是野兽主义画家中重要的一员。他出生于夏特的一个富商家庭,从小聪明好学,受过严格的教育。他与弗拉曼克结为好友,两人在夏特共租一间画室,创建了著名的夏特画派。他还与马蒂斯一起去柯里欧尔作画,正是在那里,形成了其后来在秋季沙龙上引起轰动和非议的“野兽主义”画风。 

德兰1906年画于伦敦的《威斯敏斯特桥》,是其野兽主义风格的最出色之作。在这幅画上,德兰选择了高视点的构图,把大片绿色、黄色、红色和蓝色,作为主色铺展。这些色块的强烈对比关系,使画面充满节奏和张力。那弯弯扭扭地缠结在大片补色块面上的纯色树枝,使对比色互相调和。全画色点斑斓,色调明亮,形状简洁,笔触颤动、有力,反映出德兰处理画面色彩与结构的非凡技巧。

 

《威斯敏斯特桥》

非本次展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