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列展览EXHIBITION

游览须知VISITING

1、5月1日—10月31日 每周二至周日9:00-20:30,19:30后停止进馆。2、11月1日—次年4月30日 每周二至周日9:00-20:00 19:00后停止进馆。3、每周一(法定节日、小长假及黄金周除外)、除夕、正月初一闭馆。

咨询电话:028-62915593

进入详情

网上预约ONLINE BOOKING

进入详情

观阿富汗珍宝,探丝路之咽喉——月氏篇 < 返回

      阿富汗的历史是各民族相互征战、又彼此交融的过程。在众多交织的文化中,游牧文化是不能避而不谈的。和我们不同,游牧民族流动性非常强,他们每一年不停变换住所。所以游牧民族的家当都是可移动的,也非常的少。那么他们的财富都集中在哪里呢?就集中在他们的装饰品当中。如今都还可以看到,游牧民族碰上他们的节日时,服饰首饰是相当之华丽的。他们将对黄金、宝石的喜爱在服饰装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这是游牧民族一个非常重要的特点。
      在《文明的回响:来自阿富汗的古代珍宝》展中的第三章蒂利亚丘地:游牧民族南迁的家园中的黄金饰物大都具有游牧民族的风格特征,体现出游牧民族与周边地区在文化上的密切联系。

羚羊手镯
蒂利亚丘地2号墓
公元25-50年

      正如大家所见到的,这种羚羊图案手镯是在温带草原地区经常可以见到的样式,沿着手镯的弧度结合羚羊的身体在头部的角和耳朵、四肢关节转折处镶嵌绿松石,眼睛镶嵌玛瑙。在四肢和身体下部有使用阴线刻表现皮毛,整体表现出羚羊疾速奔跑的感觉。

 

嵌宝石金项链
公元25-50年
蒂利亚丘地五号墓出土
      这应该是一条每个女生都想拥有的一条项链吧。项链的坠饰上镶嵌了绿松石、石榴石、黄铁矿等,工艺繁复,色彩绚丽,具有极高的审美价值,是草原民族文物中的典型代表。想象游牧女子佩戴上它,驰骋在在辽阔草原,一定是番潇洒、清丽的景象。

盘羊金像
公元25-50年     
 蒂拉丘地四号墓出土
      羊作为吉祥和财富的象征,被历代游牧民族所推崇,并通过不同的艺术形式将其展现。这只盘羊造型准确生动,体态硕壮,毫毛毕现。其四蹄下的穿环与角间的插管表明,当系缝在冠帽之上并插“缨”。
      游牧民族通过如此精美的装饰品将他们对各自文化的理解,对美好生活的寄托表达出来,实则是智慧之举。而要说到在此最有名的游牧民族,可能还是非月氏莫属。

      月氏:(yuèzhī,旧读rùzhī或ròuzhī)古代游牧部族。亦称“月支”、“大月氏”(“大”字乃汉人所加)。据《史记•大宛传》载:"始月氏居敦煌、祁连间",约当今甘肃省兰州以西直到敦煌的河西走廊一带。大约远在战国初期,月氏便在这一带过着游牧生活。
月氏的游牧生活
      秦及汉初,月氏势力强大,与蒙古东部的东胡从两方面胁迫游牧于内蒙古中部的匈奴,匈奴曾送质子于月氏。秦末,匈奴质子自月氏逃回,杀父自立为冒顿单于,约在公元前205~前202年间举兵攻月氏,月氏败。可能从这时起,月氏便开始弃河西地区而向西迁徙。
公元前177或前176年,冒顿单于再次击败月氏。据冒顿单于在公元前174年致汉文帝刘恒书中说:“故罚右贤王,使至西方求月氏击之。以天之福,吏卒良,马力强,以夷灭月氏,尽斩杀降下定之。楼兰、乌孙、呼揭及其旁二十六国皆已为匈奴,诸引弓之民并为一家,北州以定。”月氏这次败后,更西迁到准噶尔盆地。至老上单于时(前174~前161),匈奴又破月氏,月氏乃更向西迁移到伊犁河流域。当月氏离弃河西时,有一小部分越祁连山,“保南山羌,号小月氏”。这部分月氏人日后长期留住该地,与青海羌人逐渐融合。
      伊犁河流域原久为塞种人所居住。《汉书•张骞传》:“月氏已为匈奴所破,西击塞王。塞王南走远徒,月氏居其地。”塞种即古伊朗碑铭及希腊古文献中所载Sacae(Sakas)。月氏既击走塞种,塞种便向西南迁徙,跨过锡尔河,到达河中地区的索格底亚那( Sogdiana)地方。
原已移住在天山北麓并服属匈奴的乌孙,在其王昆莫的统领下,“西攻破大月氏”,迫使大月氏和塞种一样离弃伊犁地区向西南迁徙,而乌孙便从此占领了他们的地方。这次迁徙的年代约在公元前139~前129年间。有一部分未能西徙的,便和少数塞人一样,仍留住原地,服属于乌孙,所以《汉书》说乌孙国内“有塞种、大月氏种云”。
      大月氏向西南迁徙的道路大约和塞种一样,过大宛西,越锡尔河到达河中地区,“遂都妫水北,为王庭”。妫水即今阿姆河。不久,他们越过妫水南下,“西击大夏而臣之”,并以大夏的巴克特拉(Bactra,即监氏城或蓝氏城,今阿富汗Balkh北部之Bala-Hisar)为都城,使大夏成了属国。此事发生在张骞到达西域之前。张骞于公元前129或前128年到达大月氏时,大月氏已占有匝拉夫善(Zarafshan,唐代称那密水)和妫水一带,“控弦者可一二十万”,“地肥饶”、“志安乐”,俨然已成为中亚一大强国。
      至公元前1世纪,大月氏分为五翕侯(Yabghu):休密翕侯,都和墨城;双靡翕侯,都双靡城;贵霜翕侯,都护澡城;肸顿翕侯,都薄茅城;高附翕侯,都高附城。有些学者曾努力考订这五翕侯所都之地,除高附似为今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外,其余皆无法确证。我们只知道公元1世纪中叶,贵霜翕侯吞并了其他四翕侯,统一了大月氏,国势渐强。从此西方历史上便称之为贵霜王国,但中国古文献中却仍其旧名,称大月氏。因此,有的学者称之为贵霜—月氏。然而,五翕侯与大月氏族属是否完全相同,学界还有争论。以斯脱拉波《地志》为主的希腊古文献记载灭亡大夏的主要是吐火罗人,因此西方文献自4世纪始称贵霜治下的大夏故地为吐火罗。与此同时,自东晋时起,中国亦称该地为兜佉罗、吐呼罗、都货逻等,皆吐火罗一词的不同译音。
      大月氏的族属问题,百余年来学界异说纷纭,有藏族说、突厥族说、窣利族说、印欧族说、伊朗族说等。但晚近同意月氏应属于伊朗塞种说的学者较多。他们可能是印欧民族的一个分支,在较古的时代到达河西走廊和新疆东境的。

      最后成博君在这里提示一下,《文明的回响:来自阿富汗的古代珍宝》展离结束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啦,还没有来一睹这些历经劫难如今又闪耀历史光辉展品的童鞋们,请抓紧时间噢!


展览地点:成都博物馆一楼一号临展厅
展览时间:2018年2月1日—2018年5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