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交流ACADEMIC EXCHANGE

游览须知VISITING

1、5月1日—10月31日 每周二至周日9:00-20:30,19:30后停止进馆。2、11月1日—次年4月30日 每周二至周日9:00-20:00 19:00后停止进馆。3、每周一(法定节日、小长假及黄金周除外)、除夕、正月初一闭馆。

咨询电话:028-62915593

进入详情

网上预约ONLINE BOOKING

进入详情

《三星堆文化与南方丝绸之路》讲座实录 < 返回

主持人:首先允许我介绍一下段渝教授的一些基本情况。段渝教授是咱们成都人,是博士生导师,也是我们四川省专家评定委员会委员,四川省学术带头人,国务院特殊津贴享受者,也是我们四川省有突出贡献的专家,现在是四川大学巴蜀文化研究中心主任,曾经任四川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所长,是我们省内一位知名学者。段渝教授出版有非常多的关于古代文明起源、西南地区古代文明的专著,主要有长江流域文明起源的比较研究,政治结构与文化模式、巴蜀文明研究……

今天段渝教授主要以三星堆文明做为主要的学术切入点,再探讨三星堆文明跟古代南方丝绸之路的关联,掌声有请段老师。

 

段渝:各位朋友,下午好。今天主要是想从三星堆文化和南丝路这个角度来谈一些丝绸之路的基本情况。因为三星堆文化也好,南方丝绸之路也好,这两个都是目前学术界正在研究的一些热点问题,所以我今天下午做的这个讲座,其中有的是正在讨论、正在研究的一些问题,带有一定的学术性,可能有一些东西我自己都感到比较深奥,有些朋友们听起来可能感到有一点陌生,不要紧,反正到时候有什么问题,朋友们可以提出来,我再解答。

丝绸之路这个名称呢,大家通过成都博物馆天府之国与丝绸之路这个展览,大家已经了解比较清楚。丝绸之路这个名称是德国地理学家李希霍芬在1877年所著的《中国—亲身旅行和据此所作研究的成果》(五卷本)第一卷中提出来的,当时所说的丝绸之路还不是我们现在所讲的丝绸之路的全程,而只是指西汉东汉两汉时期从新疆到中亚的一条丝绸之路贸易线路。德国的历史学家赫尔曼写了一本书,叫《中国与叙利亚之间的古代丝绸之路》。他在这本书里面对李希霍芬的定义进行了延伸,确定丝绸之路是从中亚延伸到地中海东安的小亚细亚。他说在叙利亚,虽然不是中国生丝的主要市场,但是也有相当多中国生丝在那儿买卖,所以他把丝绸之路的西端定在在了小亚细亚地中海东岸。到1936年李希霍芬的学生斯文赫定出版了丝绸之路专著,遂使丝绸之路这个名称得以广泛传播。从丝绸之路提出到现在为止,有100多年,100多年来,亚洲和欧洲的不少地方在考古发现中陆续发现了中国的丝绸,在中亚、西亚、欧洲、地中海区域,都发现了中国的丝绸之路,这样就促进了学术界对丝绸之路时间、空间范围的进一步深入研究,丝绸之路的内涵和空间范围得到了大大的扩展,到现在,丝绸之路已经被广泛的用来指称以丝绸贸易为表征的古代中西方商路和交通线路,丝绸之路的内涵和外延都得到了极大的扩展。丝绸之路这个巨大的纽带,链接并带动了中国与中亚地区在文化、政治、哲学、宗教、艺术等领域的交流与互动,促进了世界古代文明的繁荣和发展。根据近年以来学术界的研究成果,古代中国通往西方和海外的丝绸之路有四条,南方丝绸之路、北方丝绸之路、草原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大家知道我们中国的地理环境,中国处在东亚大陆的东边,西边临海,北面是大沙漠和草原,西面是连绵的群山。所以我们中国的地理是一个相对独立的地理单元,因此我们要找到出口,只有这四个方向,东南西北,恰好就发展这四个方向的对外关系,那么就有四条丝绸之路的出现。

南方丝绸之路起点是四川的成都,就是我们所在的这个地方。从成都平原向南,南丝路分为东中西三条主线,西线是经过今天的邛崃、芦山、雅安,荥经、汉源、西昌、攀枝花,越金沙江至云南大姚、姚安,西折至大理,这条线路被称为“零关道”。中线从成都南兴,经今四川乐山、宜宾,沿五尺道经今云云南昭通、贵州威宁,云南曲靖,西折经昆明、楚雄,进抵大理。称为“永昌道”。东线从四川经贵州西北、经广西、广东至南海,这条线路称为“夜郎道”。南丝路的国外段也有三条主线,西路、中路和东路。西路是从四川出云南经缅甸八莫或密支那至印度、巴基斯坦、阿富汗以及中亚、西亚以及欧洲地中海地区。中路是一条水陆相间的交通线,先由陆路从蜀、滇的五尺道至昆明、晋宁,再从滇中利用红河下航越南。东路是从昆明经弥明,渡南盘江,经文山出云南东南,入越南河江、宣光、抵达河内。我们从这个地图上简略的看一看南丝路的大体线路。成都是起点,三星堆在我们成都稍微北一点,都处在成都平原,往南。正中是到河内,东边这条线是到广州,从南海到香港。南方丝绸之路这么一个概念的提出,主要是基于两方面的历史事实,第一是中国丝绸的西传,首先是从成都丝绸西传到印度以及中亚、西亚地区开始的。二是在以四川盆地为中心,分布到云南至缅甸、印度和东南亚地区以内,近年来考古学出土大量相同、相似或相关的文化因素,这些文化因素不仅有中国文化,而且还有印度乃至西亚的文化因素集结,同时在东南亚、南亚、中亚至地中海区域发现了大量中国文化因素,确切表明古代中国西南地区同外部世界所进行的经济文化交流,以及交流线路的存在。我们主要是基于这两个理由提出南方丝绸之路。由于丝绸之路作为古代中外文化交流的代称,已经被中外学术界以及社会各界普遍接受。因此就以成都平原为起点,经过缅甸、印度、巴基斯坦、阿富汗至西亚,以及从云南以南至东南亚的古代中外国际交通线为南方丝绸之路。这是相对于北方丝绸之路而言,因为处在南方,当然也有叫西南丝绸之路,因为处在中国西南地区,所以也叫西南丝绸之路。南方丝绸之路纵观亚洲,直地欧洲地中海区域,是古代欧亚大陆途程最长、历史最悠久的经济文化交流大动脉之一。我们南丝绸之路是我们丝绸之路之一。

下面讲第一个部分,古代四川与丝绸起源。我们说丝绸之路,首先就要从丝绸和丝绸起源说起,既然以丝绸命名,必然有丝绸,没有丝绸,就谈不上丝绸之路,所以我们首先要谈谈丝绸。学术界的研究表明,四川是中国丝绸的原产地之一,历史上有嫘祖,蜀山氏、蚕丛氏等古史传说饮誉海内。而且以蜀锦、蜀绣等丝织品驰名中外。中国的历代古籍都记载了皇帝元妃嫘祖教民养蚕,从此有了丝绸,把嫘祖称为中国蚕桑丝绸的鼻祖,所以叫嫘祖。嫘这个字就是崇拜他织绸的形象。嫘祖出身于四川盐亭,后来嫁给黄帝,称为黄帝的元妃,对古文献的研究表明,从黄帝时代距今四千多年的样子,蜀山氏就是四川茂县的叠溪,嫘祖氏族与岷江上游的蜀山氏通婚,促成了蜀山氏从饲养桑蚕到饲养家蚕的重大历史性转变,由蜀山氏演变为蚕丛氏,具有重要的里程碑意义。我稍微讲一讲。蜀这个字是什么意思呢?曾经有人认为它是象形字,根据说文解字,它是野蚕的意思,根据现代生物学研究,只有桑蚕才能够被驯化为家蚕。那么蜀山氏这个蜀字,经过古文献分析,就是桑蚕的意思,因为蚕有很多种,只有吃桑叶的蚕才能转化为家蚕,最早饲养的不是现在簸箕里面养蚕,是在树上养蚕,家蚕是在树上吃桑叶,后来才摘下来用蚕具养蚕。从蜀山氏到蚕丛氏,就是从野蚕到家蚕的转变,从饲养野蚕到饲养家蚕转化的地方,就直接促进了四川丝绸的发展。自从皇帝嫘祖为他们的儿子昌意娶于蜀山氏以后,蜀山氏名称就不复见称于世,而为蚕丛氏这个名称所取代,在蜀山氏原来所居的区域,也成为蚕丛氏的发祥兴起之地。这个历史变化不是偶然的,它的内涵呢,恰好与从蜀到蚕的驯化演进历史相一致,它真切地反映了蜀山氏在嫘祖蚕桑、丝绸文化影响和促进下,由驯养桑蚕转化为饲养家蚕,并以家蚕丝为原料织帛这样的历程。从蜀山氏到蚕丛氏名称的变化表明,两者关系是前后相续、次第相接的发展演变关系,是历史与逻辑相统一的关系,也是生物上遗传变异关系,和家族起源上的驯化桑蚕为家蚕的关系,包含并体现了深刻的历史内容,而不仅仅是一个名称的交替。我们要通过名称的变化,发现并找到其中深刻的内涵。正因为蚕丛氏上承蜀山氏,并在蜀山建国称王,所以其氏族名称和国号均称为蜀,即使是在蚕丛从蜀山南迁成都平原立国称雄后,虽保持了蚕丛氏的名号,但仍然以蜀命名国号,而以后历代蜀王也因袭蜀名而不改。中原文献称历代蜀王均为蜀,原因也在乎此。所以这个蜀名称来历非常远,有四千多年。从蜀山氏到蚕丛氏的转变,初步完成了蚕桑、丝绸的早期起源阶段,进入发展、传播的新阶段,其后,随着蚕丛氏从蜀山南迁成都平原“教民养蚕”推动了古蜀蚕桑和丝绸业的兴起和演进,成为丝绸的重要基地。

刚才讲的是黄帝时代,那么到了商周时代,蜀地的丝绸业已达到相当的水平。我们在广汉三星堆2号祭祀坑出土的青铜大立人像,头戴花冠,身着内外三重衣衫,外衣长及小腿,胸襟和后背有异形龙纹和有起有伏的各种繁缛的花纹,它的冠、服所表现的就是蜀锦和蜀绣。这说明在商代的时候,蜀锦和蜀绣已经达到了很高的生产水平。再往下到了春秋战国时代,蜀地丝绸业持续发展,达到很高的水平,战国时候蜀锦已经蜚声国内,销往全国各地。在考古发现中,在湖北江宁和长沙,战国时候的的楚墓中出土的精美织锦,大都是成都生产的织锦。再到秦汉时期,秦汉时期蜀锦生产形成了很大的规模,秦在成都专门设置了锦官,主管丝绸织造。秦汉时期,成都“二江"岸边分布着密集的蜀锦作坊,形成蜀锦生产的中心,左思《蜀都赋》说:“伎巧之家,百室离房”。《益州记》:“成都织锦既成,濯于江水,其文分明,胜于初成,他水濯之,不如江水也”。过去由于府河、南河改造,简称府南河,现在反而成了正式的称呼,这不好。把我们几千年锦江这么优美的名称扔掉了,所以府南河这个名称不好,建议恢复锦江这个名称。

2012年7月至2013年8月,成都文物考古研究所等在成都市金牛区天回镇老官山西汉墓地的发掘中,2号墓出土4部蜀锦提花机模型,这是迄今我国发现的唯一有出土单位、完整的西汉时期织机模型。到三国时期,蜀锦生产和贸易更是兴隆,以至垄断了中原和江东的丝绸贸易市场,所以三国的曹丕说,前后每得蜀锦,殊不相似。可见蜀锦品种、样式和色彩之丰富。丹阳记记载此中情况道,江东历代均未有锦,而成都独称妙。故三国时,魏则市于蜀,而吴亦资西道,至是始乃有之。表明当时黄河流域和长江中,下游的丝织品,以蜀锦独占鳌头。诸葛亮曾说,今民贫国虚,决敌之资,唯仰锦耳,足见蜀锦生产规模之大,以致成为蜀汉政权最重要的战略物资。蜀锦还是献纳于朝廷的贡品,除皇室享用外,朝廷常把蜀锦作为上等赏赐品,赐于权贵和幸臣,其赏赐之多,动辄上千匹,甚至可以达数万匹。除蜀锦以外,成都地区的丝织品还有其他东西,有刺绣以及罗、缟、绢、纱等品种,其刺绣颇有声誉,称为蜀绣。我们小节一下,嫘祖、蜀山氏、蚕丛氏以及蜀锦、蜀绣前后贯通,一系相传,是先秦和汉魏文献中关于蚕桑丝绸起源发展历史进程的唯一系统记载,这个历史进程发生在古蜀,完成于古蜀,它充分证明,古蜀地区是中国蚕桑、丝绸的最早起源地、主要原产地和生产基地之一。蚕桑起源是多元的,不是一元的。

我们讲第二个部分,三星堆文化概况。这个只能够简单的谈一谈。三星堆文化的兴起,发端于上世纪30年代四川广汉真武宫玉石器坑的发现与发掘。这个玉器流入到华西大学博物馆,被当时的馆长知道以后,和另外一个中国人到了广汉进行发掘,从此就揭开了三星堆考古发现的帷幕。这是广汉真武宫发掘现场的照片。三星堆文化的命名是基于1933年到1981年若干次考古调查和发掘所获资料,根据三星堆遗址其古文化在四川地区分布较广,又具有一群区别于其他任何考古学文化的特殊器形等条件,所以把这个文化命名为三星堆文化。经过很多学者讨论,三星堆文化名称已经成立了,尽管在当时,上世纪80年代时候,还没有预料到三星堆文化会在日后产生重大影响,以至会改写中国古代文明的历史,但是它作为一个科学的命名,三星堆文化这个名称,从此便正式出现在中国考古学文化之中,并日益取得中外公认。到目前三星堆文化已经有很大的名称。从文化内涵来看,1986年以前所提出的三星堆文化概念,通常是作为早期蜀文化看待,还认识不到是一个古文明的概念。考古所在广汉这个地方发掘,主要是收集陶器,没有发现青铜器,当时认为是史前文化遗址。1986年一号坑、二号坑先后出土了上千件青铜器、金器、玉石器、压以及数千枚海贝,加上后来发现的三星堆古城址,这些重大考古新发现立即突破了以前的认识,使学术界最终充分认识到,三星堆文化是一个拥有青铜器、城市、文字符号和大型礼仪建筑的高度发展的灿烂的古代文明。到1985年,三星堆市址的确认,才认识到是一个高度发展的古代文明,所以对历史文化的认识是有一个发展的认识过程。这是三星堆城址的平面图,这个还不是最新的图,是以前的图因为在前两年,三星堆西北角,就靠近鸭子河的地方,三星堆西城墙最背面发现了三星堆北城墙,以前认为三星堆有东西南三道城墙,背面是鸭子河作为天然屏障,最近两年发现了它的北城墙,所以它是一个四面有城墙的这么一个城,三星堆这个城是有功能分区的,不是杂乱无章、随便布局的,是有一定的规划性。有这么几个区域,宫殿区是在中间,还有居民生活区,手工业作坊区,还有祭祀活动区,西城墙以外,最近发现了墓葬区,但是很遗憾的是,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发现三星堆的王陵,就是蜀王的墓在哪里,我们还不知道。这个是我们今后考古的一个方向,寻找蜀王。

我们再进入第三部分,海贝、象牙与古代印度文明。印度是南方丝绸之路上很重要的国度,所以我们一定要讲印度。古代印度是一个地理概念,不是我们现在所知道的印度这么一个国家。印度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是在上世纪二战以后,印巴分治,才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以前印度和巴基斯坦是一个大的区域,后来有东巴和西巴的分别,就是孟加拉是东巴的概念。我们说的印度是地理概念,不是国家概念。地理印度呢,就是以前印度文明的范围,包括今天印度国家、巴基斯坦、孟加拉等一些地区在内。在三星堆一、二号坑出土的数千枚海贝,其中有一种是白色的齿贝,它与另外一种很好区别,另外一种是虎斑贝比较大,这个白色的齿贝只有它的三分之一大,日本人把它叫做紫安贝,这种贝是产于印度洋深海水域的,当然我们四川这个地方是内陆盆地,根本没有海,显然是从印度洋地区引进的。印度地区是自古富产齿贝,南亚次大陆和印度洋中间的居民,他们在古代的时候,用贝作为钱来进行交易,事实上到云南,云南到清代的时候还是在用海贝作为钱在交易。中国古代也要用贝作为交易,大家知道五贝为朋,这个就是中原地区也有用贝的习惯,但是中原地区的贝主要是南海的贝,南海贝比较大,印度洋的贝是比较小的,白色的齿贝。三星堆出土的齿贝大多数是背部磨平的,形成了比较大的穿孔,用绳子把它系起来,叫做贝串,作为货币进行交易。朋友的朋,甲骨文就是两串贝,一条绳子这样弯着,一条绳子把贝串起来叫朋友的朋,这个是用贝来作为交易的,用贝作为商品交换等价物的情况,从南亚次大陆和古代的云南,以及商周贝的功能没有什么两样的,我们中原地区也要用贝进行交易,这个到了秦始皇的时候,秦始皇统一中国以后统一货币,统一度量衡,统一文字,下令不许用贝进行交易,而用铜钱进行交易,黄金也不能交易。到了秦始皇以后,中原地区包括古蜀地区都不用贝进行交易,以后贝就作为装饰品,先秦时期,贝还是一种货币。中国西南地区在墓葬和遗址里面发现来自于印度洋海贝的地方,在云南大理、禄丰、昆明、晋宁、楚雄、曲靖,以及四川成都、凉山、茂县等地都有发现,这些地区没有一处出产海贝,都是从印度地区引进的。如果我们把这些出产海贝的地点链接起来,恰巧就是中国西南从成都经过云南到古印度地区的陆上交通线,这是非常清楚的。不过在三星堆出土的海贝,并不是从云南间接传递而来,我们看到三星堆出土的海贝并非由云南各处间接传递而来,通观川滇蜀身毒道上出土海贝的年代,除三星堆外,最早的也仅为春秋时期,而三星堆的年代在商代晚期,差不多要早上千年。不难知道,三星堆的海贝,应是古蜀人直接从印度地区交流的结果,这表明早在三星堆文化时期,也就是商代晚期,古蜀文明与南亚文明之间已经有了文化交流关系,意味着三星堆时期的古蜀人,已经走出了狭隘的内陆盆地,迎接了来自印度洋文明因素的碰撞,这比起汉文史书的记载,足足早出一千多年。所以考古发现直接改变了我们的历史记载。在三星堆1号祭祀坑内出土了13只象牙,2号祭祀坑内出土了60余只象牙,这个象牙纵横交错的覆盖在祭祀坑最上层。更加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成都金沙遗址出土象牙的重量,竟然超过1吨,太多了,怎么有这么多象牙。三星堆青铜制品中,最具权威、高大无双的二号坑青铜大立人,古蜀神权政体的最高统治者蜀王的形象,其立的青铜祭坛的中层也是用四个大象头形象勾连而成的。四个角都是用大象头支撑起来的。在三星堆二号坑出土的一件戴兽冠也为象首冠,冠顶两侧有两只斜立的大耳,冠定正中是一只直立而前卷的象鼻。三星堆出土这么多和大象有关的东西,是怎么回事呢?《史记·大宛列传》记载张骞西行报告说,“然闻其西可千余里,有乘象国,名曰滇越,滇越即印度古代史上的迦摩缕波国,故地在今天东印度阿萨姆邦。天竺国,一名身毒,其国临大水,乘象以战…土出象、犀…”大水即今巴基斯坦境内。根据古希腊文献记载,古印度难陀王朝建立的军队中,有2万骑兵,20万步兵,2000辆战车,3000头大象,稍后一点的孔雀王朝的创建者月护王拥有一只由9000头战象、3万骑兵、60万步兵组成的强大军队,这与中国古文献记载相当一致。汉唐之间中国古文献极言印度产象之盛,说明即使从汉武帝开西南到东汉永平年间永昌军归属中央王朝后,印度象群的数量之多,仍然令中国刮目相看。孔雀王朝的月护王战胜了古希腊亚历山大部将以后,逼迫他割地嫁女和亲,逼迫塞琉古割地和亲,而且给了500头大象作为回报。500头大象在印度是很小的数目,所以很慷慨,拿500头去。所以希腊人就把500头大象赶回了希腊,希腊那个地区是没有象的,不产大象的。所以在希腊博物馆,雅典博物馆里面的象牙存下来是来自于上古时期,是从印度去的。可见印度的大象之多。史记和后汉书这样一些古代文献所称的大水,就是辉煌的印度河文明的兴起之地,印度河文明,是今巴基斯坦境内。在考古发掘中,印度河最著名的遗址废墟,发现了曾有过象牙加工业的繁荣景象,还出土不少有待加工的象牙,并以此联系东印度盛产大象的情况,以及三星堆祭祀坑内成千枚来自于印度洋北部地区的海贝,可以说明三星堆和金沙遗址出土的大批象牙是从印度地区引进而来的个,而其间的交流媒介,正是与象牙一同埋葬的。研究表明,商代三星堆遗址的象群遗骨遗骸以及三星堆和金沙的象牙,暨不是成都平原自身的产物。

我们接下来谈第四点,中国西南青铜剑的来源。都是从文物来谈一些问题。迄今为止,在中国考古学上还没有发现新石器时代和夏代有剑的形制,商代开始出现青铜剑。先秦秦汉文献对于剑的记载也是周代及以后,而以春秋战国秦汉为盛。这一事实表明,在中国古代史上,剑这样一种近距离短兵器的出现,是从制作青铜剑开始的,关于中国青铜剑的来源,宿白先生曾认为来源于古代伊朗高原,近年也有学者提出同样看法。但对于中国古代青铜剑的来源问题,学术界的意见并不是完全一致。中国境内的青铜剑,最早见于先秦时期的西北和西南地区,时间是在商代中晚期。而近东地区,就是伊朗、叙利亚、伊拉克,包括埃及,都属于近东地区,近东地区早在公元前三千纪已开始使用剑身呈柳叶形的青铜短剑,这种剑型不久就传入中亚地区和印度地区,在公元前二千纪分别从南北两个方向传入中国西南和西北地区。在中国西北地区发现的青铜短剑,剑身是柳叶形的,多为曲柄剑,都在剑首处铸有动物的形象,这种剑型在西北地区发现,几乎与中亚青铜短剑一致,因而学术界认为这类青铜短剑很有可能是中亚引进的剑型。左边这个是中国北方地区的青铜剑,剑首有各种各样的形态,有蘑菇形的,有马首形的。右边这个是中亚安德罗诺沃文化,它的剑首也有动物形。我们中国西南地区的青铜短剑,以巴蜀式青铜剑的年代为最早,可到商代晚期或更早。巴蜀青铜剑的特征是扁茎,无格,剑身呈柳叶形,剑茎与剑身同时铸成。秦汉以后的剑基本上是两次铸的,剑柄拿的地方是一个地方,剑身是另外一个地方铸。先秦时期都是一次性成型的。巴蜀青铜剑分为两类,一类是剑身比较宽,很薄,剑基部分,在剑的中部以下有其他的符号,另外一类剑身比较窄,没有这种符号,这种剑形称为巴蜀式柳叶青铜剑。我们再看国外的情况,在丝绸之路的西边,在伊朗,土耳其,一般认为最早的青铜器起源就在安德托利亚高原。出现是在公元前三千年,这全球发现最早的青铜剑是公元前三千年,从安德托利亚往南到伊朗,2500年,他们的剑身基本上都是柳叶形的,而且是一次性成型的。这是在中亚发现的公元前1500年到公元前1800年这样一些剑。最左边这个是在伊朗青铜文化的剑,是公元前一千多年。第二炳剑是在卡拉苏科,也是靠近中亚,靠近中国新疆地区,这个剑有一点小格,这样的剑在中国北方地区是有发现,中国北方地区受到中亚地区的影响比较大,这样的剑在中国北方地区见得比较多。从左边数起,第三第四这两柄剑是在南西伯利亚发现的,公元前六世纪到五世纪,都有格,都有护手,而且剑首处都有动物形态。第五柄是在俄罗斯发现的,是在公元前一千多年早期发现的这么一种剑,也是一次性铸成的,有一点隐约可见的格。我们再看这两幅图,左边是公元前2000年近东发现的青铜短剑,右边是在印度河流域的哈拉巴文化发现的短剑,有一千多年,这样一种剑。我们再来看这两幅图,左边很容易认识是我们巴蜀的青铜剑,右边是中亚近东的青铜剑,非常相似。这两幅图,左边是印度阿拉巴青铜剑,右边是成都平原青铜剑,都是一次性成型,没有护手。我们看了这些图片我们再来看,成都发现的柳叶形青铜剑,几乎与恒河流域青铜短剑相同,剑茎和剑柄同时做成,印度河流域的青铜文化是在公元前2500年到公元前1500年之间,三星堆文化正是走向繁荣的时候,很容易判断这两者之间具有同源关系,从剑形来看,有同源关系,源头在哪呢?就在安德托利亚。由此看来,这种短剑是从恒河流域引入,而蜀人自己制作的。

我们再谈第五点,中国西南封牛与中缅印交通。根据后汉书记载,永初元年,永昌就是现在云南宝山地区,有三千余口归蜀,有象牙、水牛、封牛,献给我们东汉王朝。说明我们是缺象牙的,要不然别人怎么献象牙给我们呢。东汉时进献封牛,所谓封牛,就是牛脖子和脊梁中间凸起成峰这种牛,这种牛的青铜雕像在云南大里地区的战国秦汉考古中有大量发现。封牛产于缅甸,不是中国原产,云南大理发现的大量封牛雕像,跟印度僬侥有关。这说明中缅印之间通过西南地区文化交流已经达到了频繁的程度。我们再看云南祥云红土坡出土的青铜封牛雕像,这个牛我们内地是没有的,在牛的脖子和脊梁中间凸起成封,这个封是什么意思呢?就是凸起的叫封。所以我们说封建封建,什么叫封建呢?就是把一个疆土,用土把它做成疆界,所以叫封建。封是凸起的意思。封牛就是取这个意思,背上凸起来的,所以叫封牛。这是在印度国家博物馆和东印度阿萨姆博物馆藏石雕封牛。这样的牛我们四川地区是绝对没有的。这是在印度和缅甸拍到的,还生活在现世的牛,在泰国也有这样的牛,牛脖子和脊梁之间凸起,这样的牛我们中国是没有的,但是在中国西南出现,说明了什么呢?说明中国和这些地方的经济文化交流关系。

我们再来谈第六点,支那与成都。支那,我们可能大多数朋友都知道日本人叫中国支那人,是对中国很不友好的一种称呼。实际上这个名称很早就出现了,只不过日本人把这个词坏化,本来没有什么意义,指中国的意思。支那是梵语,古代印度的梵文,是古代印度地区对中国的称呼,出现年代至少在公元前四世纪或者更早一些。过去人们通常认为支那这个词指的是秦国,也有人认为是楚国,很少人把这个名称跟成都连在一起。我们看成都这个名称很早就有,山海经就有关于成都名称的记载,春秋时期的四川荥经的曾家沟漆器上还刻有成造的烙印。在荥经和成都发现了铸刻有成都字样的青铜器。成都这个名称至少两千多年以前就出现了。所以我们成都要珍惜成都这个名称,在我们全国这么多大城市里面,只有成都这个名称是从古到今没有变化的,而且城址也没有变化,这在全国是独一无二的。成都城市名称和地址,从古到今几千年没有变化,在全国成都是独一无二的。还有一个地址没有变化,名称稍有变化的叫苏州,苏州过去叫姑苏,后来才叫苏州。成这个字呢,过去学者按照中原发音的模式来讨论来复原它的古音,以为是耕部禅纽字,但是从南方语来考虑,它却是真部从纽字,成都这个音读支,按照西方语言的双音阶来读,也就读作支那,这表明支那其实是成都的对音。成这个字古音读秦,这很有意思,如果朋友们到欧洲去,你们要和英国人、德国人、意大利人、法国人交流,你们让他们说一下成都,他们都说秦都,所以欧洲人按照这个来读成都,这是我亲自考察验证的。所以成这个字和秦的发言是完全一样。过去按照梵语,读秦那,从语音来看的话是这样的。更有意思的是,梵语里的Cina,在古代的伊朗语、波斯语、粟特语以及古希腊语里的相对字,均与的古音相同,证实Cina的确是成都的对音或转生语,其他地区的相对字则均与成都的转生语Cina同源。从语音研究看,这是应有的结论。而其他诸种语言里支那一词相对字都从梵语Cina转生而去,也恰同成都丝绸经印度播至其他西方文明区的传播方向一致。当然我们论证起来没有这么简单,非常复杂,我这儿只是很简单的给大家介绍一下情况。

第七点,赛里斯与成都。根据古代希腊罗马文献记载,在东方极远的地方有一个地域叫Seres,大多数西方文献以seres为中国的代称。中文一般根据其镀银译为赛里斯,也有人直接翻译为中国。法国汉学家玉尔认为Seresserica二字,出于希腊罗马称中国绢繒的SericonSericumSinSinai系统的字,佩戴于秦始皇统一六国后的秦帝国名称。这个比较复杂,我只能简单的讲。Sin系统的字既然源出于阿尔泰语,起源比较晚,它与起源较早的梵语Cina系统不具有同等的关系,应当是来源于梵语,其间关系恰好与中国丝绸从古蜀经印度西传的途径相一致。玉尔认为Seres名称为陆路西传过去,而Cina名称为海路西传,其实并没有坚实可信的证据。法国汉学家伯希和坚持认为SeresSin均来自于Cina,美国东方学家劳费尔也赞成这一说法。应当说在这一点上,伯希和与劳费尔的看法是正确的,都是通过陆路西传,而不是海路西传。很早的时候海不可能同航,没有航行技术,只能通过陆路进行贸易。赛里斯这个名城和后来产生的秦尼名称,都是公元前后西方人对中国的称呼。赛里斯一名初步坚决于公元前4世纪欧洲克尼德关于远东有人居住珍异物的记载。根据法国汉学家的看法,西语里的秦尼扎,显然就是梵文震旦的一种希腊文译法,课件,不论是赛里斯或是秦尼,或是秦尼扎,他们的语源都是支那,而支那就是成都的梵语译法。就是西方他们所知道的中国,都是来源于梵语。Seres这个名称,是同Sindhu而这个名称一道从印度西传到中亚地区的,欧洲人早在公元前4世纪就已知道Cina这个名称,而且把梵语的Cina一词,按照欧洲人的语言,音转成了西语的Seres。由此看来,Seres名称和Sindhu名称同传中亚,应该是从今印度经由巴基斯坦西传的。公元1世纪末,亚历山大城一个商人写的厄立特里亚航海记记载,赛里斯与印度之间居住着称为贝萨特人的野蛮人,他们每年都要流窜到赛里斯国首都与印度之间,随身携带大量的芦苇,芦苇可用来制作香叶,这种东西也向印度出口。据丝绸之路的提出者德国地理学家李希霍芬研究,贝萨特人的位置是介于阿萨姆和四川之间。这个研究结论就意味着中印之间的交通线是从四川经云南和上缅甸到达东印度、北印度、西北印度和中亚的。这正是四川丝绸西传印度、中亚的线路,张骞在中亚阿富汗见到的四川丝绸之路,就是蜀人经此线路从四川贩运到印度,又由大夏人贩运到阿富汗的。还有一个比较有意思的是,法国汉学家亨利·玉尔写的古代中国闻见录,第一卷记载了10世纪阿拉伯人麦哈黑尔东游写的一部游记,其中说到中国的都城名为新达比尔。玉尔说,谓中国都城曰新达比而,此名似阿拉伯人讹传之印度城名,如康达比尔、山达伯尔等,中国无如斯之城名也,其最近之音为成都府。我们再来分析一下,10世纪时的中国,最初七年是唐末,多半时间属于五代十国时期,960年以后是北宋,这些政权的首府和唐、宋都城名称的读音,除蜀之成都外,没有一座的发音接近SindabilSindofu,可见当时阿拉伯人是用Sindabil这个名城来指称蜀国都城的,就是指成都。玉尔说,阿拉伯人麦哈黑尔游记谓中国都称曰新达比尔,此名似阿拉伯人讹传之印度城名,恰好揭示出了丝绸原产地成都与丝绸贩卖地印度和丝绸之路转运地阿拉伯之间的历史和路线关系。古蜀人经云南、上缅甸进入印度,一条主要通道是从今东印度阿萨姆经中印度进入北印度。从刚才我们的可以知道,从中国西南到印度,再从印度经巴基斯坦至中亚、阿富汗,由此再西去伊朗和西亚地中海,这个条路线正是南方丝绸之路西线所途径的国际交通线,这与中国古文献所记载的蜀人商贾在滇越进行贸易活动,以及蜀人商贾所记载的贸易路线恰巧所一致。

我们再看第八点。三星堆出土的金仗、金面罩、青铜任务全身雕塑、人头像、人面像等,在文化形式和风格上完全不同于古蜀本土的文化,在蜀本土完全找不到这类文化因素的远远,不仅如此,在商代的全中国范围内,同样也是找不到这类文化形式及其渊源的。那么这类文化形式究竟从何而来的,考古学上,至少有三个政局所构成的文化丛,可以表明这些文化因素渊源于古代近东文明。至迟在公元前三千年初,西亚不达米亚地区就开始形成了青铜雕像文化传统。在乌尔,发现了这个时期的青铜人头像。在埃及,1896年还发现了古王国第六王朝法老佩比一世及其子的大小两件一组全身青铜雕像。古埃及文献所记载这类雕像,其铸造年代还可早到公元前2900年,中王国以后,埃及利用青铜制作各类雕像的风气也越来越普遍。在卡纳克遗址就曾发现大量青铜雕像残片。在印度和闻名中,也发现了若干青铜雕像,包括任务雕像、动物雕像。

我们再看杖,权杖起源于西亚欧贝德文化第4期,年代约为公元前四千年代前半叶。在以色列的比尔谢把,发现了公元前3300年的铜权杖首。古埃及也有权杖的传统在古埃及的早王朝初期埃及文字中就有权杖的象形字。埃及考古中发现过大量各式权杖,有黄金的也有青铜的,有学者认为埃及的杖和西亚文明传播有关系,后来许多文化用权杖表示权力,其最初根源即在美索不达米亚。这一点已经成为学术界的共识和定论。黄金面罩在西亚乌鲁克文化时期娜娜女神庙出土的大理石投降,曾复以金箔或铜箔。叙利亚毕布勒神庙地面下发现的一尊青铜雕像,也覆盖着金箔。西亚一书中许多雕像首饰以金箔,如乌尔亡灵中的牛头竖琴。从青铜权杖、雕像权杖、金面罩以及相关文化因素起源和发展看,近东文明这些文化因素的季节,相继出现在其他文明当中,并不是偶然的。在青铜雕像人物的棉布形态上,三星堆青铜文物雕像群中除开那些西南的形象外,高鼻、神目的若干棉布特征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这类人物,与同出各式西南形象以及中远、长江中下游商周之际的各种人面形象不一样。在艺术风格上,三星堆青铜人物雕像群的面部神态几乎雷同,庄严肃穆,缺乏动态和变化,尤其是双眉入鬓,眼睛大睁,在整个面部处于突出地位,这同西亚雕塑艺术的风格十分接近,眼睛的艺术处理,多在脸孔平面上铸成较浅的浮雕,以突出的双眉和下眼眶来现实其深目,这也是西亚雕塑常见的艺术手法。从功能体系上说,不论西亚、埃及还是爱琴文明中的青铜雕像群,大多出于神庙和亡灵,普遍属于礼器,起着祭祀和纪念的作用,三星堆雕像群也出于祭祀坑内,无一不是礼器,无一不具宗教礼仪功能。他们与近东雕像的意义完全相同,如出一辙。而与华北所用雕像主要充作装饰的情况相去甚远,至于用金杖代表国家权力、宗教权力和经济权力,就更与华北用九鼎,来代表这些权力的传统有着明显差异,而与近东文明却完全一致。可见古蜀地区的国家权力象征物与中原完全不一样。古蜀文明的青铜雕像、金杖和金面罩等文化形式在商代中国的其他任何文明区都绝无发现,却同上述世界古代文明类似文化形式的发展方向符合,风格一致,功能相同,在年代序列上也处于比较晚的位置,因而就有可能是吸收了上述文明区域的有关文化因素,通过古代印度地区和中亚的途径,从古代的蜀身毒道、经云南、缅甸、印度、巴基斯坦之阿富汗等地区,采借吸收了西亚近东文明的类似文化因素。

讲了这么多文字,看看图片轻松一下,这是三星堆的青铜面像,这是双目突出的青铜雕像,这是头上是辨发的,这是三星堆鸟身人面像。这是在伊拉克国家博物馆藏的阿卡德·萨尔贡一世青铜雕像,我现在放的图片是2003年美国入侵伊拉克以前,在伊拉克国家博物馆里面的雕像。2003年非典那一年,美国不是打伊拉克吗,占领了巴格达,那个时候伊拉克很乱,老百姓没人管了,政府不存在了,没有政府了,老百姓就冲进博物馆里面去,把博物馆里面的东西抢劫一空,一个这么大的伊拉克国家博物馆非常重要的东西都被抢光了,由美国兵抢的,也有当地老百姓抢的,后来政府发通令,必须把抢劫的东西交回来,要不然怎么怎么样。当时学者都挺抗议,怎么行呢,你把世界闻名最重要的东西都抢走了,这是对人类文明极大破坏。当时美国人和伊拉克新一届政府就强烈要求老百姓把东西拿回去。这个雕像被送回去了,这个是送回去以前没有抢走的情况,鼻子已经缺少了。送回去以后,据说又损害了一个部分,当然送回去以后的照片我没有,不知道损坏到什么地方,总之报导说,在原来已经毁坏的基础上,又被毁坏了。这个非常可惜。这是萨尔贡,公元前十八世纪的国王的青铜雕像。

这个是在叙利亚出土的青铜人物雕像,正面、反面,有一些女性的特征。这是巴比伦的青铜门,这样的雕像有一个特点,从中亚、西亚特别是近东,它的图案分布,它是一种很对称的一种分布,两边各有一个东西,中间一个东西,这样的图案很深刻的影响了中国的美术。这是巴比伦青铜狮的雕像,这是我刚才提到的克里特公金牛雕像,你们看金牛角是用黄金做成的,牛头纹路是措金的,把金丝和银丝给嵌进去。三星堆戴金面罩的青铜雕像,这是三星堆另外一种雕像,三星堆发现的面罩,出土的时候揉成一团,后来展开发现它是一个面罩,金沙遗址出土的黄金面罩,这是金沙遗址出土的另外一个面罩,从面孔、形态看,不太一样,这两个好像是不同的人群,表现不同的面像,这是在克里特文明出土的黄金面罩,古希腊的黄金面具,这也是古希腊的黄金面具,这是刚才所提到的图坦卡蒙,很年轻的国王,死了以后,全身都是黄金,做成了木乃伊。这是伊朗出土的古波斯黄金面罩,这是三星堆青铜大立人的局部,这也是刚才说的戴象冠的青铜人。这是伊朗发现的戴金面罩的青铜雕像。西方人判定为阿卡德、萨尔贡一世或汉莫拉比的雕像。

我们讲第九点,古蜀文明对东南亚的影响。刚才说的是西亚和印度的关系,我们现在看东南亚。从远古时代起,我们中国与东南亚发生了各种相互的关系,中国常常处于主导地位,尤其是东南亚古文化中间尤其受到影响的重要因素,其发源地或表现相当集中的地区,是以成都平原为中心的古蜀平原地区,通过云南这么一个重要的通道传播,对东南亚古文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根据西汉的新书记载,距今4000年以前中国西南地区同东南亚地区已有文化联系。此书把蜀、越、交、趾联系在一起,蜀指四川,越为云南和华南地区的越人,交趾在中印北部。考古学上,在越南北部红河流域发现了和三星堆类似的文物,越南考古学家自己在越南北部的红河流域发现了形制与三星堆文化相同的牙璋。从《水经》所引的《交州外域记》以及《大越史记》等文献记载,越南到中国西南的交通是畅通的。这是越南北部出土的三星堆牙璋,为什么说是三星堆的呢?左边这个是三星堆出土的,中间是金沙的,右边是越南的,你们看几乎完全相同。当然三星堆最早,金沙其次,越南这个最晚,它明显存在着传播的关系。我们再来看青铜戈,这种戈和这种文化在越南发现了,我们看左边这幅图,左图1是四川新都出土的,2是郫县出土的,3是什邡出土的,右边这幅图是越南北部发现的青铜戈,上面文字和我们成都地区完全一样,而它的年代晚,明显有一种传播的关系,就是我们的东西传过去。刚才我们看到是物质文化的传播,我们再来看历史,古蜀文化对东南亚的传播当中,最令人注目的是蜀王子安阳王的南迁,在今天越南北部红河流域建立了王朝,公元前316年,秦国灭亡了蜀国以后,蜀国国王有很多儿子,大多投降了秦国,还有一个王子叫安阳王,没有投降秦国,率领他的部下三万人,辗转南迁到了交趾这个地方,就是越南北部,建立了蜀朝,这个蜀朝是越南人自己写的,不是我们写的。这一段故事是保留在中国的古籍水经中。这在越南是承认有这个事情的,在河内的国家历史博物展览馆上,用中越文字记载了这一段,左边写中国文字,右边写越南文字,当然这样的故事除了水经著以外,还见于史记,广州记,唐书地理志,总之这样的事件在中国古籍里有不少的记载。安阳王经过红河水路进入交趾,征服当地的雒王,建立政权。越南历史文献大越史记全书等,均以今越南河内东英县古螺村古螺城为公元前3世纪蜀人所建造的安阳王城,这与安阳王进入交趾建国的年代相当吻合。都认为安阳王是我们四川的蜀人,后来有变化,到了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时候,越南历史学家就不承认了,据说这个事情是有,但是说安阳王不是中国四川的蜀,而是越南有一个蜀,越南这个地方蜀有一个安阳王,不是你们中国的,他们就耍赖了。当然我们六几年的时候,专门写了一本书来驳斥这个越南的教授。当然现在两国之间没谈这个事儿,当然我们学者是按照学术来讲的,不涉及政治关系,只是说我们学者应该说这样,历史是这样就是这样,不能篡改古籍啊。这个是古螺城安阳王城图,越南历史记载说安阳王城为九重,考古发掘为三重。这种重城形制,及其依河流儿童建之势,与成都平原古城群有极为相似之处。越南历史文献记载,安阳王建造安阳王城的时候有一个故事,说这个城墙很不好建,白天建好以后,过了一晚上第二天去看就倒塌了,倒塌以后我们再建起来,过一晚上又倒塌了,说怎么回事儿呢?每一次都建不好,城墙老是建不好。正在无可奈何的时候,有一只金色乌龟就过来了,说你跟着我的足迹,我爬哪你就修哪,然后你可以建成,果然,安阳王按照他的指引,在乌龟爬过去的地方修城墙,再也没有倒。这个故事和我们成都城修建故事完全一样,成都古代叫龟城,也是这个传说。就是秦灭了蜀以后,有一个大臣在成都建城墙,也是建不好,每一次建,晚上又倒掉了,第二天又建又倒掉了,这时候来了一个跟他说,你顺着我爬过的足迹建,就建好了,果然乌龟爬过去的地方建城墙,果然就建好了。所以把成都叫做龟城。越南这个传说和这个完全一样,由此可见,这个安阳王就是我们蜀王子安阳王,毫无疑问不是越南什么安阳王。显然,这是一种历史事实。安阳王是征服红河流域的雒王雒将以后修建的王城,所以越史记载中螺成应该为雒城。这是河内东英县安阳王庙的山门,安阳王庙的样子是这样的,古螺城东南外建有祭祀安阳王的安阳王庙,还有祭祀安阳王女儿媚珠的寺庙,庙内刻有安阳王史迹,都与中国、越历史文献关于安阳王故事的记载相当温和。而且在河内还有一条名为安阳王大街的大道和媚珠路这都充分说明了蜀王子安阳王南迁的史实。越南人从古到现在是把安阳王作为他们祖先来敬奉的,越南人自己写的史书里面,是把安阳王建立的蜀朝作为他们第一个朝代,越南历史上第一个朝代来记载的。安阳王庙内的对联讲,把这个故事变成了两个对联。这是媚珠庙的情况。

我们最后来谈一谈成都丝绸的西传与南方丝绸之路。刚才我们讲了丝绸起源,现在再看看丝绸西传。早在商周时期古蜀地区便初步发展了与印度的陆上交通,成都丝绸之路通过上缅甸、东印度阿萨姆地区传播到印度和中亚、西亚以及地中海地区,这条国际贸易线路便是蜀身毒道,就是南方丝绸之路,由此引起了丝绸之路的开通。成都平原销往南亚的代表性商品是丝绸之路,根据史记等记载,蜀地商贾曾前往印度从事长途贸易,贩运蜀物,大夏人专门王市之身毒,在身毒得蜀贾人市,购进蜀步和邛竹杖,如果不是因为蜀物在身毒的畅销,就不可能吸引大夏人到身毒购买蜀物,这说明,蜀身毒道贸易是畅通无阻的直接的远程贸易。对于蜀布竟为何物的问题,国内学术界颇有争议,而印度学者的解释让我们对此有了正确的认识。印度学者解释让我们有了正确的认识,印度学者HoroprasodRay教授在他的《从印度至印度的南方丝绸之路——一篇来自印度的探讨》一文中说到,印度诗人那个时代以前,中国纺织品的名字已频繁出现,在公元前4——公元前3世纪的早期阶段,它通称为中国布,印度人对它的织质是不清楚的。因此他们称之为中国布。Patta很可能是从亚麻或黄麻制成,因为整个东印度的现在形象Pat的意谓黄麻。他进一步说,这种丝很可能从中国传入,替代了亚麻或亚麻布,Patta这个词便用来专指由蚕茧制成的中国或阿萨姆丝绸,在阿萨姆失去了它的原始意义。原来Patta指黄麻,中国丝传入之后就不再指黄麻,而是指丝绸。Patta他们原来认为是布,支那Patta就是中国布,直接转过去以后就成了中国丝绸这个含义。所以史记记载张骞在大夏所见贩自蜀人在印度销售的蜀布,这个名称应该就是成都丝绸从阿萨姆传播到印度广大地区后,为印度所接受的阿萨姆语言对丝绸的称呼。这同时说明,Cina就是梵语对成都名称的音译。

北京大学的南亚学者季羡林先生曾经指出,古代西南,特别是成都,丝业的茂盛,这一带与缅甸接壤,一向有交通,中国输入缅甸,通过缅甸又输入印度的丝的来源地不是别的地方,正是这一代,就指成都。由此看来,先秦时期成都丝绸的西传,应当主要是从蜀身毒道西行的。阿富汗喀布尔附近发掘的亚历山大城的一座堡垒内曾出土大量的中国丝绸,据研究,这批丝绸是经南方丝绸之路,由蜀身毒道转运到中亚的蜀国丝绸。张骞西行报告指出,通过他的实地考察,得知不论从西北还是从北方草原地区出中国去中亚,都不但路途遥远,而且沿途环境险恶,民族不通,极为困难。只有从蜀经西南地区去中亚,才是一条便捷又安全的道路。把张骞在中亚所见的蜀物,蜀贾,同蜀贾在次大陆身毒和在东印度阿萨姆滇越从事商业活动等情况联系起来分析,可以清楚地看出,这必然是在蜀身毒道进行的。南方丝绸之路以四川为中心,四川的古文化与汉中、关中、江汉以至南亚次大陆都有关系,就中国与南亚的关系看,四川可以说是龙头。

最后我们简单小节一下,以蜀身毒道为主线的南方丝绸之路,是中国丝绸输往南亚、中亚并进一步输往西方的最早线路。早在商代中晚期,南方丝绸之路已初步开通,产于印度洋北部地区的齿贝和印度地区的象牙即在这个时期见于广汉三星堆和成都金沙遗址。印度所最早知道的中国,就是成都的对音或转成语,出现在公元前4世纪或更早。支那这个名称从印度转播中亚、西亚和欧洲大陆以后,又形成了其转生语Seres等,如今西文里对中国名称的称呼,其来源即与此直接相关。说明成都丝绸之路及南方丝绸之路在中西文化交流当中发挥了积极重要的作用。谢谢大家,不对的地方请大家指出。

 

主持人:非常感谢段渝教授的学术报告。看看在座观众有没有问题?

 

提问:段老师你好,今天确实干货很多。我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说老关山出土的织机模型,为什么是模型,而不是织机?第二个问题,听了你的讲座,感觉南方丝绸之路应该远远早于北方,而且是非常重要的道路,听您的感觉是说,当时或者西方那边认识中国这个地方,其实就是四川这个地方,但是开头也讲,包括嫘祖,包括大禹,都是四川出去的,他们又为什么到了中原地方比如北方去治水。但是反过来说四川和当时中原文化的交流也不是那么明显。

 

段渝:第二个问题太大无法回答,这是另外一个场合下我们可以讨论,大禹怎么样东征,黄帝等,这个和中国古史记载有关系。第一个问题,在丝绸之路里面确实南方丝绸之路最早,因为什么呢?因为西北地区,新疆通过甘肃的河西走廊到新疆再到中亚地区,它的丝绸交易是从汉代开始的,打通了中亚地区交通以后才开始的。丝绸之路的出口最早就是从南丝路出去,这个我给你介绍的。所以从丝绸之路来说,肯定南丝路最早,先秦时期就出去了,那么我们北方地区,西北地区的丝绸贸易是从汉代开始,以前是没有。所以说南丝路它的开辟早于北丝路,这个是有大量材料可以证明。

 

提问:两位老师好,很荣幸今天能够听到段教授的讲座,我们是蜀绣博物馆的,我们博物馆可以说是全国唯一一个传承蜀锦制造的专业性场馆,在博物馆里面还可以看到手工织机展示,听到段教授的讲座我有一个问题,刚才提到青铜像,那件服饰是中国第一龙袍,这件服饰是由清华大学带领两岸三地专家较团队复原出来,并于2007年捐赠于我馆收藏,它前短后长。我的问题是,服饰上面有蜀锦和蜀绣,我们很清楚的看到有蜀绣,请问蜀锦是位于服饰哪个部分?以前我们都认为蜀锦历史是大概起源于2700多年前的春秋战国时期,近两年才从古埃及女性木乃伊发现一块丝绸。除了这个例证以外,还有没有其他的材料证明我们的蜀锦是三千多年前就已经有了呢?

 

段渝:要发现商代的蜀锦是很困难的,为什么呢?因为我们从全国范围来看都没有发现这么早的织锦。特别在我们四川地区,我们四川的土壤是酸性土壤,要保存是很困难的,我们只是从三星堆的青铜大立人它的长衫样式和起伏花纹质地来看,可能这个衣服是蜀锦,上面刺绣是刺上去的,但是原件肯定是没有发现。因为有多种可能性,考古发现也有偶然性,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发现了。像中原地区,以前都没有想过住竹简,可能考古能够发现,我们期待吧。

 

主持人:这个问题我补充一下,刚才说到那个织机,老关山那个模型发现以前,我们也有图样,要么在画像上,要么在壁画上,也不敢想象有立体织机发现,我们考古学家手气好,真把它拿出来了。它和青铜立人像的华美程度,可以做一个推断,说不定什么时候,成都某一个地方就出土了和这个对应的实实在在的的文物。

今天的学术报告会就到此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