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交流ACADEMIC EXCHANGE

游览须知VISITING

1、5月1日—10月31日 每周二至周日9:00-20:30,19:30后停止进馆。 2、11月1日—次年4月30日 每周二至周日9:00-20:00 19:00后停止进馆。3、每周一(法定节日、小长假及黄金周除外)、除夕、正月初一闭馆。

咨询电话:028-62915593

进入详情

网上预约ONLINE BOOKING

进入详情

《美酒金樽:引领汉晋时尚的蜀郡成都造》讲座实录 < 返回

主持人:各位尊敬的观众朋友,大家下午好,今天有点降温,但是看到这么多热心的观众,来到我们学术报告厅聆听我们系列学术讲座,感到非常感谢,也很激动。今天我们请到的是王仁湘先生,我们丝路大展剩下不到一个月了,整个展览所有跟敦煌有关的展品,就要撤展,回归原来的单位。王先生对丝绸之路以及特别重点的文物有非常多的研究,是著名的考古学家,多次上百家讲坛。王先生早年在四川大学上学,后来考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从80年代初一直在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工作,王先生在饮食文化考古方面有着非常深的造诣和建树。下面有请王仁湘先生给我们带来引领汉晋时尚的蜀郡成都造。有请王老师。

 

王仁湘:谢谢李院长。大家下午好!非常高兴到这里来,跟大家交流。我是第二次上这个讲坛,去年年底的时候在这儿讲了古蜀文化,讲的一部分《光明日报》登了一整版,讲太阳神鸟。今天要讲丝绸之路上的故事。这次做这个大展,做得非常好,在大展开展前两天的一个晚上,李院长带着我去看到,当时展品已经摆上去了,非常亮眼。相信在座各位有许多已经看过了,没有看的抓紧看,这个展览不会长时间摆在这儿。讲丝路故事呢,我有一个引子,讲相关的故事,也跟我们成都有点关系。我看到咱们成都博物馆在介绍我的时候,开场有一句话,说我是一个“并不太热爱考古的考古学家”,我觉得还是比较贴切。考古这一行有许多想干的人是没有干上,也有一些不想干的人就干了一辈子。我是后面这一个,明知道有人想干,有没有知道这个人是谁吗?说出来你们不相信,姚明。姚明的梦想是当一个考古学家,到处去考察许多东西的来源。你们上网上去看,当然他去打篮球去了,是考古界一个损失,他要进考古之门,我想一定会干得比他打篮球差不了多少。这个爱不爱干呢,终究是这么干了。而且在年轻的时候不是太守章法,所以被一些老考古学家质问,说你还想不想成为考古学家了。还好,我并没有说一定要成为一个合格的考古学家,最后还是以考古学家的名义退休了。我想我之所以觉得自己不是太喜欢考古呢,就是因为可能当时觉得考古不适合自己或者说我要的考古不是这个样子,这几十年的发展看来,我觉得好像越这么发展,越觉得它符合自己的想法了,所以慢慢有点喜欢。包括今天演讲的这个题目,我以前接触并不多,但是突然觉得它是一个亮点,可以让我们了解成都和丝绸之路的关系,可以让我们了解成都是一座了不得的古城。我先说进入咱们丝绸之路上的一个小故事,让大家预热一下。

这件展品最近也在咱们陈列室,虽然不是原件,复制得也很好,你们看到这个复制品也很幸运。这一件是考古界的重大发现,一件并不大的东西,有一些研究者认为它就可能是汉代的蜀锦,因为它上面这一块就有八个字,叫“五星出东方利中国”,所以非常引人瞩目。在新疆尼雅,大家知道这是一座消失的古城,在那儿发现的。我为什么提这一件呢,实际上跟我刚才说的有点关系,它有一些巧合,会有一些莫名的激动,会来这样一些发现。这个发现我开始也关注,这里头还有个小的故事说来你们听听。发现者中间有一个人,是北京大学的,这个见证人叫齐东方,是一个很著名的做考古的教授。他跟我说,我们从自贡考察以后回去,在旅途上,他见证了这个发现。特别有意思,你还记得那八个字吗,“五星出东方利中国”。这个齐东方什么意思,他揣着五星红旗上了尼雅,就发现了“五星出东方利中国”,见证了这个重要发现的时刻,非常巧。他觉得他是很幸运的,我觉得这也是考古界的幸运,我没有说明白,不知道你们听明白没有,这种巧合,他的名字,他的行为和这一件出土品吻合在一起了。你再想想这一件出土品,说它是蜀锦,它为什么到了那么远的地方,它沿着丝绸之路,沿着驼队,沿着商人的足迹传到了那个地方。当然这一件锦肯定不止这一件,织机织出来肯定很多,其他地方肯定还会有发现。复原出来就是这么一件东西,绑在胳膊上,我们叫他护臂,可能是猎人用的东西。

今天我讲的不是这一件东西,这是一件相似的东西,我想在座的可能大部分人不知道它是一件什么东西,为什么说这一件东西呢?很有意思的就是说,这件东西刚才说的,准备展览阶段我就来看过,很震撼,我在刚才上讲台之前,我专门去展厅又看了一下,哎呀,觉得更震撼,怎么比我原来看到的还要大,还要引人注目。一件鎏金的这么一件东西,我们往下说。题目就叫美酒金樽,今天不说酒,我们说酒樽,说它引领了汉晋时尚,说它是蜀郡成都造,也就是我们成都的工匠制造。说起汉代人饮酒,有很多故事,我专门写过一篇小文,叫《汉代的酒与酒徒》,我们现在说“他是酒徒”是贬他的话,汉代人是以“酒徒”自居,谁说他是酒徒呢?这儿有一个说“酒狂”的,叫盖(ge)宽饶。还有自称“高阳酒徒”的,这个名字不知道你认不认识,这三个字叫郦(li)食(yi)其(ji),这个人是刘邦的一个高级谋士,他跟刘邦讲,民以食为天。这样的话不是他讲的,是管子说的,他引用了管子的话,跟刘邦说生产粮食的地方一定要看好。他是刘邦主要的谋士,灭了秦、灭了项羽,是一个很重要的功臣。当然我们记住他是一个酒徒,刘邦也是一个酒色之徒。还有东汉的蔡邕,他被人称为“酒龙”,说明也是很了得的人。我写的那篇东西没有说到酒器,只说到酒徒。酒器是什么样的呢,我们看到的最多的是这样的,铜器也好、陶器也好,还有这样的漆器,很精美的,这个漆器我们汉代蜀郡成都人也造,只不过现在发现的没有保存得特别好,但也有一些。当然我说的不是这样的酒器,我今天要讲的是美酒金樽,是另一种酒器,是樽。樽是什么样的酒具呢?

这个问题的提起就是这次的展览,我们刚才说了,我又去看了这一件文物,叫“鎏金铜斛”。很精致的一个东西了,具体我就不介绍了,大家去体会。大家注意我白色的字,它的意思就是说,它有铭文,这个铭文的意思就是说是“四川蜀郡成都的铜工机构为皇帝做了一个带盘子的量器”。这个斛本身也是一个量器,最早出现在战国时期,秦汉也都是用的。这个斛是什么意思呢?斛是量的一个单位。我们知道一升,一斗,斗上面就是斛,十升为斗,十斗就是斛。这个斛简单来说就是十斗,到晚些时候是五斗一斛,这个我们不管它了,大家有兴趣再去考据。就是这一件,这是故宫收藏的原件,非常壮观,你看图片还不觉得,你面对器物的时候觉得非常了得。我看了一下,这个已经不是完整的了,上面还有三个支出来的装饰,应该还有一个环钮,可以把这个盖揭开的,已经失落了。这个“斛”我觉得有点问题,我就把它改为“旋”,承旋。因为它的名字是这样,它就说到这个名字是叫“一斛承旋”,就是这儿,蜀郡西工造承旋。刚才说到西工它的地位和意义,西工的名气好像很大,在汉代的时候,成都有东工和西工,城东和城西规模很大的两个工厂,这两个工厂什么都造,也造金银铜铁器,也造蜀锦,都可以生产。这一件是西工造,因为铭文很清楚。这个又称乘舆,相当于是马车吧。最早不是叫乘舆,天子之车才可以叫这个名字,诸侯也可以叫。再往下就不能说,不是每一个车都可以叫这个名字,那不行,这个等级是分明的。乘舆又是天子的代称,《独断》上说:“天子至尊,不敢渫渎言之,故托之於乘舆。”你不能称其名号。因为天子用这个词儿,所以用这个词儿来代称天子。再往深一个意义,就是把天子用的器具也叫“乘舆”,不光是马车了,《独断》上说,天子之“车马、衣服、器械、百物曰乘舆。”这说明这件东西是皇家订货,给朝廷生产的,不是一般的商品。这个意义在这儿。既然是订货,应该不止一件,还有同时产出的产品,这一次造出来的肯定不止这一件,但我们还没有发现。但是后面我们有提到,同样是西工造,也是乘舆,是考古出土的,晚两年,因为也有铭文,也是非常精致,甚至比这个还好看。说明它是不断有皇家订货,也是乘舆。现在我们解释“一斛”是怎么回事儿。刚才说了它是量器,是容积单位。十斗为一斛,不要见到斛以为都是量器。实际上我们现在见到的真正的量器跟那个一样,一会儿我也有图给大家看,但是没有它本来应该带着的三个足,支起来的,所以它有些区别。铭文说的“一斛承旋”,说明它的承旋大小。过去也有人测过它的容积,容积是多少呢?两万多毫升,差不多就是一斛,差不多和我们的判断是吻合的,就是这个是一斛大小的承旋。“承旋”这个名字也挺有意思的。这个是考古发现的,或者故宫收藏的斛,人家是有铭文的,有多大呢,其他地点出土的斛差不多都这么大,你看这个造型,跟刚才说的那一件器物很相近,但是它是平底的,也没有两个揪揪(两边的把手),它是另外一个计量单位。这个就是我们说的展厅里的那一件,大家看这个形状是不是很像,确实很像,但是它下面不一样,这个是王莽时候的一个斛,另一个地方出的“王莽铜斛”,王莽做了一些标准器具发到各地去,就按照这么大做,很规范,不能随便造。所以大家看“一斛承旋”,就是一斛大小的承旋。这个斛是与旋,后来说的樽,我们说大小是相同的,这样就好理解了。为什么出现这么一个斛字,让我们理解了这个斛就是这个器物的名字。我们也在其他途径看到类似的器具。我们说后面这个铭文,后面还个别讲到承旋,他说这个承旋是“径二尺二寸”,是用汉代的尺来量的。它这个东西没有错就是叫承旋,但是承旋主要指下面这个盘盘。你推想一下,它要承旋,承什么东西呢?就是旋,上面这一段就是旋。好像不太好理解哈,我们再找一些证据吧,这个旋是什么呢?应该是“镟”,镟是带金字旁,铭文上没有金字旁。镟是指圆形的炉子,以后代文献来理解,这个镟是与酒有关,所以用来温酒的。汉代有《说文》说,镟是温酒器,用热水来温。这样一个温才叫镟,不是拿火炉子烤。现代人可能忘了,也许到偏远点的农村,当然它讲的是宋代情形,其实现代还这么叫。叫铜锡盘,拿来温酒。刚才提到,关中做的凉皮,那个盘子就是一样的,那个就叫做旋,旋不是用在火上烤的,是在水上烫。在读《金瓶梅》、元杂剧的时候都说到了,旋是拿水来温的。烫酒,酒都是烫温了喝,不是直接拿到火上烧。这个名字应该是一直延续下来了。当然更多的人是直接叫它就叫樽。美酒金樽,樽是汉代经常见到的,就是圆筒状的。为什么叫樽,因为发现了和它同类器物上也有明确的名字,就是温酒樽,不是大家随便说的。这一件山西出土的铜樽就是铜温酒樽,只不过下面没有承旋。这就把这个温酒樽的器物说的非常明白。它就是一个温酒器,应该是没有太大问题。其他地点的发现也有,比如河南南阳的鎏金樽,虽然没有铭文,但是有些纹饰应该是相近的。这个最早是怎么出现的?我们专家讨论,这个是从哪来的呢?是怎么来的呢?我就查到有这么一件东西,这个是战国时代,虽然矮一点,但是整体形状和汉代应该是一样的,整个上面你看这个环,底下三个足都是一样,更精美。这件东西,我们专业的过去都没太怎么关注它,但是很精美,不过让我查证的时候我就有点失望,它里面装的东西不是酒杯,是有鸡骨头、一些禽类骨头,它可能是放吃的,可能是熟食,我们这儿说的卤菜之类的。所以也不是一定放酒用,也可以放菜。我们那时候说的酒杯,到展厅看都能看到,这个酒杯也可以饮酒的,但是也可以放菜,这个应该是一样的。我们看一下我刚才在展厅拍的照片,这一次从湖北来的文物里面也有这么一件,而且与我刚才说的那一件出土的地方是很近的,那个是荆门,这个是荆州,一样是战国时候的。发掘者都叫它樽,没有问题,很值得注意。这是我们说它的起源应该这么早。

其实战国的墓里头也出樽,有漆器,也有一些彩绘,彩绘还有一些故事情节,这个当然是很精致,为什么说水来温呢,因为漆器不能拿在火上烤嘛,所以它是旋还是有一定道理。还有玉器做的,我们发现战国有一些樽非常精致,这是王者之樽,应该是州王的,或者是州王用过的。所以我们找它的渊源,能找到这样。

这是汉代的一幅画像,壁画,酒樽怎么用呢?就是这么用,这是洛阳发现的原画,这个酒樽你看,汉代人喝酒,是把酒倒到这个樽里面来,然后用勺舀到杯子里再喝,我们说“斟酌”一下,斟酌这个词是跟喝酒有关,“斟”是把酒倒出来,“酌”呢,为什么带一个勺子边呢?就是这个动作,把酒舀出来,这个造字是写意的,就是这个意思,这个画像很完美地给我们揭示了。我们再看汉代其他发现,有铜铸的也有玉器,也有漆器。其实有很多发现,我们注意不是太多,我收录了很多图片,大连汉墓出土的,很有意思,大连在报告这个材料,这个名字就叫承旋,没有起斛这个名字,后来很多学者也不叫樽,也不叫斛,就叫做承旋。就是根据我们展览器物的铭文定的名。你想去了大连这个东西,这个是不是蜀郡造的我们不知道,又没有铭文,但是这个风格应该跟这儿是一样的。再往东走到了朝鲜半岛,也有发现,我的材料没有收进来,这个时候也用这个东西,说明它的传播分布很广。有铜器、玉器,也有陶瓷器。陶瓷樽,陶的、瓷的,也都有发现。比较让人关注的就是邯郸发现的这一件,它有铭文,就是“大爵酒樽”。我们古代叫酒杯叫“爵杯”,有大杯小杯之分,就是大爵、小爵。这个形状和我们西工造的一样,显得更精美一些,说明也是西工造。这一件就是西工造。这个就是我刚才说的晚两年造的“蜀郡西工造乘舆酒樽”。看到这儿可以认定那个一斛不是斛。这儿有工匠的名字,会有重叠的地方,和刚才展厅那一件,各种不同技艺工匠的名字刻在上面,有相同的,说明这个官至少在这个厂子干了这两年吧,同样都在做这样的器物,很有意思。这个讲座完了以后呢,我会有一个微信公众号把材料都公布出来,我特别对比了这两个器物工匠工官的名字,有四五个人重合,都是这两件是重名的,说明这个工匠都是流芳百世、千古传名,一传再传,这是很有意思的线索。为什么造东西连自己名字都写上,这是从东周开始流行的做法,厂家生产的时候,就要把厂长的名字、车间主任的名字、工匠的名字都刻上去,把造的时间、地点都刻上去,一个有广告作用,一个有责任的问题。再有就是广告吧,大家觉得这个东西好,咱们再去哪儿订。所以把皇家的采购都吸引过来了。所以我们看到汉代很多都有这样的做法,有一个名字专门说这个做法叫“物勒工名”,就是造物,这个物造的时候都要刻上工匠的名字。叫“物勒工名”。大家看这个“造工业”,这个叫业的造工,还有“护工卒”,这个是重叠的。比较不一样的是这两个字,“长汜”“长氾”,可能是认错了,我估计是一个人。

我们发现这些出土的东西怎么用它?不是说我们说它酒樽就完了,你看汉代的壁画上,画的夫妇在这儿宴饮,前面摆的有菜肴,前面就有酒樽,还有一个勺子,非常生动地就告诉我们它是怎么用的,什么场合用。还有一个备宴图,河南密县出的备宴图,饮酒的时候倒在这里面,这个就是旋,这个是樽,也有大樽,也有小樽,大旋、小旋。这个是山东发现的画像石,这些人坐在这儿宴饮,这个就是樽,这个人拿着酒杯,这个人不是很清楚,但是这个酒杯很清楚,下面一个勺子,就是饮酒的。同一座墓里头,这个是一个樽,承旋,这个是酒杯。还有徐州出土的,这个是酒杯,一定以这个樽为中心。还有这个非常文雅,大家在一起聚会,这个是酒樽,我觉得这个是承旋那个盘子,把它拿下来了,这两个人是在博戏,这是一种棋,输了就要罚酒。这个也是博戏,一个人一个酒杯。我形容酒杯也在飞,唾沫也在飞。这个是雅集,可以说是酒狂了。这也是一个官员饮酒,也是一个旋承着一个酒樽。我不知道大家知道投壶不,就是一个壶,壶口很小,把箭拿着往里投,谁投中得少,就要罚酒。你看旁边就放了酒樽,随时准备来罚酒。也是娱乐吧。其实跟后来猜拳啊、唱歌啊,做法是一样的,就是赌输赢吧。还有一个画像很简单的几笔,你就可以看出来了这个酒樽,如果你不了解的话,不知道中间画了什么东西,你了解那么多画像以后,你就可以很轻易的判断它就是酒樽。刻得很细致的安徽萧县发现的,它也是在赌博戏的一个图,拿筷子当筹码,一个人一个酒杯,你看这个酒樽也刻得很清楚。还有陕北出土的画像石,看起来好像文质彬彬地在饮酒,两人在对谈,很亲密地握手,但是旁边有酒樽。这就是饮酒的。到了我们成都了,我觉得很多酒樽都是成都造的,成都汉代画像表现这样的场面就是这么大的酒樽,左边是右边这个人的放大图,你看这个樽在这儿,都是在宴饮场合放在这儿,这个画像也在咱们展厅,大家去好好琢磨,所以这些连起来看,这些展览很有意思,一看好几个东西跟我们这个讲题都有关系,你仔细去看,我不知道是不是原件,如果是复制,也是很接近于原件。这个是画像砖,模印的一个图象。我没有收集到相关的资料,所以我一直存有一种幻想,我说这一次开讲之前,一定要到展厅里面走一遍,居然就有收获,就发现了这一件,下面没有盘了,这是我们成都青白江出土的,我想过去还有一些其他的发现,这一件非常的精致,上面这个盖比较高,上面居然还有一只立鸟。可以对比起来看,大家注意看这一件,很有意思。我们接着往下看它怎么用。

一些歌舞的场面,比如这两个人在这儿击鼓,也是放了酒樽。好多这样的场面,我集中收录的就是河南南部发现的一大批画像石,它的画像上面都有这个酒樽。很有意思的是,拿这个酒樽当道具耍杂技,在上面练倒立,我就觉得这个强度也不够,怎么能做这个事儿呢?结果你一看到酒樽的实物,可以的,一个是它的确并不小,再一个做这样表演的酒樽,可能是定做的,强度可能大一点。不仅可以立一个人,甚至可以立两个人,甚至可以立三个人。因为这些都是河南南阳发现的,所以汉代河南是一个杂技之乡,不仅单手倒立,还拿着酒杯喝酒,可能是表演一下。都拿着杯子在喝酒。我收录的不多,但是已经不少了。我说的三个人,这是在洛阳博物馆看到的,三个人在樽上练倒立,人上叠人。当然我觉得这一件可能是专门做的杂技道具,但是让你相信我可是在酒樽上表演。所以河南厉害哟。

还回到四川,这是我们四川出的汉代画像石,这是一幅西王母像,我们知道东王公、西王母,汉代崇尚道教的西王母,他们也向往凡间的生活,也用这样的酒具饮酒。也可以拿开单放。很有意思,神仙也向往人间的生活。我们说丝绸之路这么一个主题。我们往西北看,嘉峪关,这是采自嘉峪关魏晋墓里头的砖画,很多画面是表现饮食生活的,这是一个女婢吧,他们拿的食具里面,有餐盘,餐盘里面有筷子,有一个人就捧着酒樽,樽里面有勺,去干嘛去呢?去宴会场所。这个画非常明确,我相信它是一个漆器。是一个漆酒樽,红色的,上面有一个勺子。我由此相信上面倒的有温水,上面还有波浪晃动,这个侍女正拿勺子倒酒。这个酒樽再大也没有这么大,这个很夸张了。但是画面放大就很清晰了。这是宴饮场合,反复出现酒樽,这个是女主人,也喜欢饮酒,几个人服侍她,摆着一个酒樽。这个是我说的两个女汉子,非常了得的,这下面是一个承旋,旁边是两个酒杯,说一会儿话,喝一杯酒,连菜肴都不用了。这个画面非常清楚的。大家看这是樽,这也是承旋。还有很多这样的画面,这是夫妇对饮。下面的承旋和上面这个樽,都表现得很清楚。我们看到汉代,到西晋时候,出土了一件这样的玉的酒樽,雕刻得非常精致,但这件东西是湖南出土的,是很明确的西晋墓葬出的,这个人叫刘弘,有文字资料说明。但是这件器物,从器形到风格,都是汉代的,所以说从汉代流传下来,被弄到墓里面去了。这是西晋的时候还用这种东西。我为什么说汉晋时尚呢?到了晋代,还这么用。比如江苏宜兴,也出过西晋的陶酒樽,我们很难注意到这个勺子,可能报告材料就分开报告了,樽是樽,勺子是勺子,其实不知道他们是一套。所以了解了这一件以后,你再发现出土品,发现樽旁边有一个勺子,一定是它配套用的。大家知道七贤,故事我就不讲了,在墓室里头发现砖雕他们的事迹,他们饮酒、赏月、交谈,画面上出现了樽,这个上面有一个勺子,好像不一样跟我们说的樽,其实也是樽,汉代也有这种樽,我们成都也造这种樽,在别的画面上也能见到,它是两种形式,我们也出土这样的樽。你上展厅也能看到这样的樽。我们把这些樽,把它的发现、把它的用法都说了一遍。

你看文献也有一些讲法,我这儿引了一段文献,说明文献在汉代上面也说到酒樽的使用。特别大家注意说晋代的陶渊明,很有名的《归去来辞》也提到樽,他的酒诗里面,也很有味道,很好懂的。从这样的文字材料里面我们知道这个樽,在当时生活当中,确实是一种时尚。再到南北朝,用酒樽饮酒这种方式还保留的,还有一个重要发现是北魏的壁画墓里头,把酒樽放在饭桌上,我们成都人也很好酒,但是是放在地上的,人家把这个放到饭桌上,这个是樽,这个是案子,上面放得有樽,好像正在品酒,拿着酒杯尝一尝,好像感觉还不错。我觉得这个画面还是很生动的。这是比较晚的例子,用酒樽,发现了这个证据,还是很高兴的。

到唐代以后可能就变了,酒法变了,酒品变了,酒具也变了。你看这个酒杯,可能是金杯,葡萄美酒夜光杯,想象一下,都是拿来的,丝绸之路过来的,西域的产品。这就是欣赏地域的情调。这也是个女汉子。唐代的开放程度从这个画面上可以看到,所以这样的变化,我们蜀郡西工造就慢慢消失了。别的东西还在用,这个酒樽就变了。到了宋代,有一些古物学者,宋代人大家知道有一个学家,讨论当时的铜器、瓷器很有研究的,发现有一些纺织品,酒樽居然也仿,我想他们是看到酒樽,他们也拿瓷器来仿。这个是哥窑的产品,这个是汝窑的产品,这个是定窑的产品。我们和原件比较,非常接近。这个是宋代人发现古物以后,他们复古的做法,也算是很有意思的,在学术史上值得探讨的一个问题。就这一件,故宫收藏的定窑产品,还有元代的也有,据说是从日本回流的,回流的资料上面就把这个叫旋,这个名称就是这么来的,很有意思。清代,我们现在把它叫笔筒杯,实际上也是跟酒樽也有关系。我们说到酒樽不用了,我们学者碰到这样的问题的时候很疑惑,不知道怎么叫,不知道什么用途,在宋代的学者,他们当时就称作奁,是放化妆用品的,放梳子、镜子这些东西的。大家记住这个,成都这边可能也有发现,这个是马王堆出土的,叫“九子盒”,也是漆器。九子盒里面放各种器具,也有铜镜,也有手套。后来在新疆出土了类似的手套,五个手指露出来便于劳作的手套。所以宋代学者应该是认错了,我们还有一些学者坚持认为它叫斛,这个斛我们还是应该放弃。有学者认同它是酒樽,但是却不认为它是温酒器。故宫老一辈学者唐兰就有这个说法,“温”是和“酝”是同义词,酝酿嘛,反复酿酒,酿几次,这样的酒就叫“酝”,我们说这个樽是酿酒用的,而不是温酒用的。其实这个说法是有问题的。国家博物馆的孙机先生也同意唐兰先生的说法,不认为这个樽是温酒器。那我们三国跟温酒有关的故事怎么理解呢?所以温酒当时是存在这么一个事实,是需要温的。那么这个温酒樽我们就没有必要强行解释成酿酒用的,我说酿酒这个说法是很不可靠的,也是不可信的。它应该是用水来温酒的。当然具体怎么温,是不是像盘子倒点水就行了呢?我看还差点火候,我们一起再研究。也许是这个酒盛好以后先放在更大的东西里头,把这个樽温一温以后再放到承旋上头。这需要进一步探讨。我们看完整的画面应该是夫妇宴饮,两个人对饮,一个仆人在盛酒。这个很明确了,它不是酿酒,直接把这个装酒,这是我们讲过的一幅画面。这是两个人在对饮,这个是旋,这个是酒樽,一个人拿着酒杯,一个人拿着勺子正在盛酒。很明确,这个出土地点都很明确。这个也是成都发现的,我们说晋代的酒樽也是成都造的,也是碗状的。所以酒樽的形态是两种,这个是碗形的。

我们就想起孔融的这句话,东汉名士,孔融让梨是知道的,“坐上客常满,樽中酒不空”,就没有什么伤心的事儿了。所以好酒就是这样,我们那种心情也是可以理解的。唐代的酒杯确实不一样,这都是异域风情。所以我们主题说的是酒樽,我们会想起李白的《将进酒》,“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这个听起来有点消极情绪,要好好的理解吧。到宋代就很明确,温酒就是这么温了,也是用水,下面有一个碗,里头放点热水,中间是一个酒壶,可以这么倒出来,不用拿勺子再把酒舀出来了。

刚才说到关中人的凉皮旋子,不知道这个跟承旋有没有传承,在座可能有观众陕西来的听友,大家可以考证一下。我的结束语,这是一款地道的成都造,引领了汉晋酒徒的时尚风潮。我说的材料虽然不全面,但是已经够了。它是一个时尚,它带给丝绸之路一个脉动的力量,带给文人酒客千古豪情。文人、诗人都要饮酒,才能出激情。

最后一条材料,是我后来想起来的,新发现的南昌海昏候墓,里面发现了那么多黄金,那里也出土了一件酒樽,人家还不错,把这个勺子放在一块展览,说明他们知道这个勺子是拿来盛酒用的。这个到了江西吧,这个是西汉晚期的用具,我们刚才说的是东汉前期的,这个是能衔接的。

最后就有一个问题,酒樽我们没说,盘上的三个腿,大多是做成熊样,很有力量的样子。这个熊是海昏候墓出土的,为什么不装饰成别的样子呢?我想也许有内在的文化含义在里面,是什么意义?我没有弄清楚。我希望在座的有专家,也有我们的爱好者能把它弄清楚。这个讲座还有相关的其他一些连接,我们在器晤的微信公众号上能够读到。谢谢大家。

 

主持人:讲的内容非常精彩,从一件借展的器物引发出这么多有意思的话题。首先还是按照学术讲座的通常做法,看在座观众有没有需要现场向王先生请教或互动的话题?

 

提问:我有一个问题,在成都博物馆,我也是看到了有一个像鸟樽的酒器,尾巴那儿有一个像狗又有一点像熊的一样东西,我想问一下到底是狗还是熊?

 

王仁湘:提得很细致,我知道你说的这一件应该是山西出土的藏品,它是晋国时候的,它是做成鸟的样子。这一件,还有他们山西博物馆还有一件都是精品,这一件是尾巴支着底下的,那一件是卷着尾巴,外卷还是内卷说不清楚,所以复原方案都有不同的想法。至于这一件,你观察很仔细,也希望大家像他一样,参观展览的时候注重细节,里面隐藏很多文化信息。谢谢。

 

提问:我想请问一下王教授讲的,一个是叫樽,一个叫承旋,用温水来温酒的。我看这个盘比较浅,如果用温水来温酒的话,水应该比较深。这个图片根本没有办法接触到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呢?

 

王仁湘:这个问题我刚才讲到了,就是有一点小疑问在里面,这个盘子多数都并不深,也是可以放点水,保一点温,但是上面这个酒樽没有直接落在下面。这是一个小问题。所以实际上有可能先就温了以后放在上面,稍微保一下温,可能是这样。具体再怎么用,我们还要找一些关联性材料来印证。我刚才说了,这已经算是一个小疑问。谢谢你。

 

提问:王老师好,四川文化和中原文化对比起来,一直感觉比较边缘的,在汉晋时期,很多史书上说这边就是南蛮或者蛮夷之地,西夷这些,为什么成都造的东西反而引领了市场,我们看到沿海文化传到四川来,就有学术说这些造型跟着中原地区的造型学习的,包括西方的传到中国来。我很感兴趣,为什么皇帝舍近求远,把这个交给成都的工匠造,而不是在本地制造。这是我的一个疑问。谢谢。

 

王仁湘:倒着说,我们的吸引力确实很大。皇宫里面都关注我们产品,这说明这个地方的工艺水准也好,整个对中原来说,那种文化力,应该说不落后。我们现在说的主要是汉代这一段,汉晋也好,甚至更早到战国时候,这个地方都不落后。或者再早一点到商代,或者我们说的三星堆还有金沙,其实和中原很有一拼,有一些甚至超过中原文化的高度。所以首先不要自卑,不要觉得是蛮夷之地,不是这样的。当然史书上说蛮夷等,民族地区有一些方面的发展水准,有一些要跟中原学。至于成都,大可不必那么来理解,说它落后。商代那个时候,武王伐纣是带了巴蜀人去的,到秦汉时候,天府之国是大后方。秦统一中国,汉统一当时的乱世,都是靠大后方支持的。而且秦汉都非常重视这个地方的建设,这个地方是非常富裕的,首先经济是发达的,财力雄厚。再就是文化,并不低,我觉得并不低。你看这些东西确实是引领潮流的。过去还有一种提法没有引起学者的重视,你们知道卓文君,他爹干什么的,回去关注一下。你知道这个故事发生在临邛那边。临邛那个地方工业非常发达,那是一个工业开发区,那时候像卓文君他爹带他们全家,还有其他一些炼铁的,做其他工业的人都在那个地方落脚。我觉得那是当时一个开发区,他应该是带来了中原很多技术、一些理念。据说这个地方和中原交流也是频繁的。我们现在讲丝绸之路,好像觉得我们成都比较闭塞,确实有一些交通不便的地方,但是文化通道始终是畅通的。而且这是不可阻挡的。因为心是相通的,都不成问题。我们一定要有这种自信,这个地方它的历史、它的文化,可能我们了解的高度还不够,应该从史前开始了解,史前发现那么多古城,三星堆、金沙这么发达,都是遗留的文物,所以不落后。不知道你满不满意这个说法。

 

主持人:看到屏幕上的二维码,我想起了王先生还有一个职务,是中国考古学会公众考古专业委员会的主任委员。王先生最近十几年来将考古学知识转化为公众更容易理解的普及的工作做得非常非常多。刚才那位观众提了一个问题,在成都博物馆也可以找到答案,花重锦官城,那个时候的成都,以天府之国的丰厚的自然条件,经济、文化的发达程度,一点不亚于其他地区。从刚才王先生举的这么多例子看得出来,所以这个时候的成都和四川是一个高度发达的一个经济区,那个时候的北上广,真的是没有进入我们中央政权发达地区的行列。这是两千多年前的故事。历史的积淀有非常强烈的考古学的问题。王先生给我们器物的证明,从斛到酒樽,确实是一个大的收获,我们正在编撰一个图录,已经接近尾声,这个最新研究成果应该在我们图录里面得到体现。王先生用非常严密的逻辑对材料进行深入的解读,我称之为考古学研究非常典范的一种研究方法。其实考古学研究,我们可能接触不多,觉得很深奥,其实并不一样,只要你有全面的逻辑资料,按照逻辑分析和推理,一定能得出令人信服的结论。所以王先生对器物的解读,可以得出非常信服的结论。

作个预告,下个星期两场讲座,其中有一场就是北大的齐东方教授,会作客我们成都博物馆学术报告厅,齐先生的讲座有一个华丽的转身,上次在新疆见证了“五星出东方”,他又从陆上丝绸之路转向海上丝绸之路。值得期待。今天的学术报告到此结束。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