馆藏精品COLLECTION BOUTIQUE

  • 陶庭院

    后蜀(934-965年),成都龙泉驿区赵廷隐墓出土,此展品为后蜀开国功臣赵廷隐墓出土庭院模型,古代时讲究“事死如事生”,人们将死者生前用过的东西陪葬,或者按照实物制成模型放进墓中,让死者在另一个世界享用。这种模型被称为冥器。这组陶庭院冥器有卧室、厢房、还有烛台、水井,错落有致。比较真实的反映了墓主人在世时的庭院形态。庭院中还有一件墓主人坐像,身穿红色官服,神态自若,笑容可掬,他象征的是墓主人赵廷隐。赵廷隐是后蜀的开国功臣,聚集了大量的财富,他的家中有众多的仆人,这庭院中就有15件男女立佣,造型精美,全部带有彩绘,部分鎏金。其中五人在赵廷隐周围,象征日常那些服伺人员。其余立俑分布在庭院其他位置,应该也是仆人侍女。庭院中还有陶灶、陶马、陶井等。该庭院形制应该是按照墓主人生前住所仿制的。


     

     

  • 邛窑黄绿釉高足瓷炉

    晚唐-五代;成都金河路遗址出土,邛窑是位于四川地区的著名古代陶瓷名窑,始烧于南北朝,盛于唐五代两宋时期,衰于宋元之际,其产品覆盖成四川盆地各地,代表性产品有隋唐之际白瓷、唐代釉下彩绘瓷器以及晚唐五代的邛三彩。这件邛窑黄绿釉高足瓷炉炉体呈豆形,高柄足、子口、缺盖。口沿与足部施黄釉。炉身通体贴塑三重卷曲莲瓣,每层花瓣上模印手持菩提枝的飞天。三重莲瓣错落有致,施绿釉,花瓣尖积釉,使得釉色深浅分明,颇为生动。该瓷炉精致美观,兼具实用价值,是邛窑瓷器中的精品。


     

     

  • 青铜象棋子

    宋(960-1279年)成都华阳出土;这套宋代青铜象棋子于2016年5月成都天府新区万安镇附近的宋代砖室墓中发现。这套象棋子共30枚,比现代中国象棋少两枚,经过保护清理后发现少两枚“象”,一枚“炮”,多一枚“卒”。 据文献记载,象棋最早在战国时期就已产生,在宋朝已经家喻户晓,广受欢迎,象棋最早只有12枚棋子,黑白两色各占一半,直到宋朝末年,最终形成了32枚的对弈模式。这套象棋虽不完整,但从其保存下来的棋子可以推测其模式应该和现代象棋基本一致。


     


  • 定窑白瓷孩儿枕

    宋(960-1279年)成都地区出土,

    此件定窑白瓷孩儿枕下部为一个侧卧在榻上的男孩,左手枕着头,右手自然搭在胸前,头朝上,身着花肚兜,双脚相叠,正呼呼大睡,其上支出一小截做枕面。瓷枕是我国古代的夏令寝具,始创于隋代,流行于唐、宋、元间,“孩儿枕”是瓷枕的一种样式,以定窑、景德镇窑烧制的最为精美。定窑是宋代北方著名瓷窑。窑址在今天的河北省曲阳县,以白瓷为主,也烧制其他的品种,它的胎色白色微黄,较坚致。这件定窑白瓷孩儿枕人物雕塑栩栩如生,神情状貌表现得恰到好处,男孩天庭饱满,两颊丰腴,表情自然安定,加上瓷胎细腻,釉色白中发暖,整体给人以柔和温馨的美感。



     

     

  • 团窠对兽纹夹联珠对鸟纹半臂

    唐(618-907年)这件半臂由两部分组成,色彩较为黯淡的一半为典型的陵阳公样织锦,色彩较明亮的一半是来自西域的粟特锦。这件半臂所用的织物,可以说是“中西合璧”,一半是中国的陵阳公样,也就是蜀锦,另一半是西方的粟特锦,又叫波斯锦。粟特锦的特点是丝线采用了胭脂虫进行染色,颜色艳丽,色牢度好,经久不褪色,深受唐代西域少数民族以及达官贵人的喜欢。这件织物充分的体现了中西方文化和经济的交流。正因为这样的交流,中原丝绸在西风的影响下形成了全新风格。唐代宝花或卷草纹样与来自西方的粟特锦典型的联珠团窠锦纹完美结合,创造了大唐新样——“陵阳公样”。这件纺织品正好就是中西方文化交流的见证,两种不同风格的织物被巧妙的用在了一件服饰上,精妙绝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