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公告NEWS

游览须知VISITING

1、5月1日—10月31日 每周二至周日9:00-20:30,19:30后停止进馆。 2、11月1日—次年4月30日 每周二至周日9:00-20:00 19:00后停止进馆。3、每周一(法定节日、小长假及黄金周除外)、除夕、正月初一闭馆。

咨询电话:028-62915593

进入详情

网上预约ONLINE BOOKING

进入详情

把“博物馆”带回家 < 返回


成都博物馆以皮影馆馆藏文物为元素开发的系列文创产品

      去年12月,四川博物院、成都博物馆、成都武侯祠博物馆入选“全国博物馆文化创意产品开发试点单位”名单。一年即将过去,各种韵味十足又精巧实用的文创产品相继面世。

  近日,四川博物院开发的文创产品“稳得起”即将正式发售。这是一款桃木做成的拐杖,杖顶的斑鸠造型来自川博馆藏文物、汉代画像砖上一幅宣传爱老敬老的鸠杖图。古意盎然的造型和美好寓意,令拐杖有了不一样的气质。

  近年,让博物馆的文物“活”起来,越来越受到重视。去年12月,包括四川博物院、成都博物馆、成都武侯祠博物馆在内的3家省内博物馆,入选国家文物局“全国博物馆文化创意产品开发试点单位”名单。一年即将过去,各种韵味十足又精巧实用的文创产品相继面世。把“博物馆”带回家,正在成为现实。


成都博物馆以馆藏陶俑为元素开发的手机壳

1、文创打上鲜明
  四川烙印
  四川博物院,放得挨挨挤挤的文创产品柜台中,来自厦门的游客张治林一眼相中一套“琴瑟和鸣·说唱俑”茶具,爽快买了单:2180元。他说,“这个说唱俑的造型实在太特别了。”
  四川博物院文创负责人左宇说,早年的文创产品,以文物复仿制品居多。由于价格高昂、定位高端,基本只针对礼品市场和收藏爱好者,因此相当小众。
  几年前,台北故宫博物院的纸胶带因为印上康熙朱批奏折时最爱写的“朕知道了”几个大字,成为抢手货,让博物馆人员深受启发。左宇说,“提取文物元素,制作现代人有能力消费、有实用价值和纪念意义的创意产品,成为大多数博物馆文创的方向。”
  1957年成都天回镇汉墓出土的一座神态诙谐、动作夸张的击鼓说唱俑,成为川博文创产品的创意来源。厦门游客看中的那款“琴瑟和鸣·说唱俑”茶具,是四川博物院和厦门某高端陶艺品牌合作推出的,茶壶造型为鼓,壶钮立着说唱俳优,造型生动。茶海上,笑面陶俑化作捏手,防烫且诙谐。香器则巧妙运用说唱俳优的形态,将手握之处用于插线香,让游客在品茶时也能感受一份独具四川特色的会心喜乐。
  镌刻着丰厚文物信息和深厚历史文化的文创产品,在四川各大博物馆并不罕见。
  金沙遗址博物馆,很多游客对太阳神鸟造型的项链、耳环爱不释手。15年前,金沙遗址出土的太阳神鸟金箔,以其精湛的制金工艺和美轮美奂的设计造型,一举成为国宝级文物,并被中国文化遗产日作为宣传标志。金沙遗址博物馆宣传营销部副主任秦晴透露,太阳神鸟造型的首饰,自2007年面世以后,就一直是博物馆走势最火的文创“爆款”。

  在成都博物馆,出土于商业街大型船棺墓群的漆器,成了文创橱窗里的精致花器;而出土于天府广场、重达数吨的石犀,按比例缩小开发成10厘米高的小摆件,则多了几分呆萌。


成都博物馆开发的微缩版文物原型桌偶系列,以石犀、抚琴俑、俳优俑造型为主

2、创意让博物馆“活”起来
  来自战国狩猎纹铜壶上百姓劳作的繁复图案,印在造型简单的藤编包、布艺包以及手机壳上;馆藏的乐舞文华彩陶俑,以设色纸本的框画出现,仿佛仕女们就要迈着灵动的碎步走出画来;皮影博物馆栩栩如生的各种造型,让鼠标垫、抱枕拥有了浓郁的民族风……通过委托设计、授权开发以及文创大赛等模式,成都博物馆如今已研发上市457款文创产品。
  成都博物馆文创部主任黄一鸣介绍,这些文创产品大多附带一个二维码。用手机一扫,就会出现创意来源的文物信息。
这种对文物信息的提取,也正在让四川的博物馆文创呈现丰富的面貌。
  四川博物院馆藏有全国数量最多的张大千敦煌临摹画作。一款文创葡萄酒杯,巧妙地将张大千在敦煌临摹的飞天造型提取,做成酒杯杯托,风格明艳动人。这款酒杯在第五届海峡两岸(厦门)文博会上,获得文创产品精品展的“最佳创意产品奖”。国家一级文物、宋徽宗的《腊梅双禽图》,则成为马克杯极为扯眼的装饰图案。
  今年初,由中国文物交流中心牵头、全国18家博物馆参加的“东方文化元素——中国文博创意展示区”在德国法兰克福Paperworld展览上,现场发放的300份调研问卷中,来自四川博物院的文创产品获得最高票。今年5月,由中外文化交流中心等组织“文化文物系统文创开发产品(部分)观众满意度调查”,四川博物院开发的“汉代陶石画像砖”系列文创中的“尽善尽美——二十四字砖”茶具,古拙质朴,气象泱泱,寓意美好,在参与调查的众多产品中排名第三。截至目前,四川博物院文创种类已有上千种。
3、四川造文创“网红”有待发力
  然而,相比北京故宫博物院甚至上海、苏州博物馆,四川尚无“网红”款文创。
  “我们现在面临很多尴尬:馆藏文物资源丰富,但是缺少专门的创意设计人才,文创只能用IP授权模式进行开发。至于宣传营销,更有待提升。”左宇说,北京故宫博物院文创产品年销售额已经突破10亿元人民币,而四川博物院的年销售额还只能以百万元计。
  事实上,北京故宫博物院的文创走火,与其“故宫淘宝”团队的创意营销分不开。故宫庄严肃穆,其产品营销却偏偏采用软萌风格,颠覆性地让皇帝比起“剪刀手”。系列御批折扇,用“朕就是这样汉子”“朕亦甚想你”“朕实在不知怎么疼你”等御批,硬生生挖出雍正鲜为人知的一面。产品推送文必先讲有趣故事,很多都创下10万+的阅读量,故宫淘宝店的粉丝很快涨至现在的148万人。
  如果说北京故宫博物院的品牌优势和藏品关注度不可复制,那苏州博物馆作为一座地市级博物馆,馆藏并不算丰,但开发的文创产品,传递出的文化和情怀却每每让人心动,则值得借鉴和思考。
  左宇记得到苏博参观时,对方竟然将一包种子也当成文创产品出售,并且极为畅销。原来,这包紫藤种子很有来历,“据说苏州博物馆内的一株紫藤是四大才子之一的文徵明亲手种下的。如今才子已逝,他种下的紫藤种子,却成了‘文脉’的象征。”左宇说,她的好几个朋友都买了一包。
  2014年,苏博还开创性地选取馆藏文物“秘色瓷莲花碗”制作成“国宝味道之秘色瓷莲花碗曲奇饼干”,正是这次创新,才引发各地博物馆的文物饼干热。这款文创产品也因此获得2014中国博物馆文创产品优秀奖。
    如今,四川的博物馆已纷纷认识到文创产品的意义。它并非只是博物馆的创收手段,而是博物馆的最后一个展厅,是公众可以带回家的“博物馆”。